首頁 > 單書介紹
分類 > 社會/政治
2F01051002064

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

作者:嚴長壽
出版日:2017/01/06
出版社:天下文化

  • 定價:330元
    特價:9297( 紅利10點+287元 )
  • (尚未入庫)

產品規格

開本:25開
裝訂:平裝
類別:N/A
國圖分類號:
頁數:216頁
重量:370公克
ISBN:9789864791347
EAN:9789864791347

內容簡介

科技浪潮襲來、強國環伺、典範不在  
台灣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嚴峻處境
面對未來,台灣還有機會嗎?
嚴長壽:台灣需要一場「重新定位」(Reset)的革命


  二○○八年,台灣政黨二度輪替,當時嚴長壽出版了《我所看見的未來》,獲選年度最有影響力的書,曾得到金鼎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等榮耀。也是從總統到基層公務人員、里長的必讀書籍。

  可惜經過八年歲月,當時的「未來」如今已成「現在」,台灣走上了與書中期待背道而馳的方向,處境更加艱難。過往帶給我們好日子的「機會雲朵」已飄走,經濟優勢用罄、人才存糧耗竭……。

  嚴長壽忍不住自問:台灣的未來在哪裡?

  本書執筆期間,正值台灣三度政黨輪替,許多政策確如同鐘擺,從一端擺盪到另一端。對於國家、社會、青年的未來,嚴長壽有著最急切的憂心。台灣已經錯失太多機會,漸漸成為「消失中的台灣」,在國際政治、產業、教育、觀光與文化的世界地圖上,失去了定位及方向,無法永續。

  嚴長壽以長年投入教育、公益、觀光、文化…各方面的觀察與經驗,在書中分享他所看到的問題、機會以及可能的解決之道,對於全球新興的「無校園大學Minerva Schools」、「企業和組織接班傳承」、「大國思考的陷阱」、「兩岸和國際關係」等,也都虛心坦懷提出他的觀點與建言。

  現在正是台灣重新定位、重拾信心的時刻,嚴長壽期待這本書成為全體社會與公民凝聚「共識」的引子,能夠幫助我們國家、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年輕人,重新發掘自己的優勢,以一種不亢不卑的姿態,在世界地圖上,找到最自信的自己。

 

作/譯者介紹

作者:

嚴長壽

  民國三十六年,出生於上海,祖籍浙江杭州。一歲時,跟隨家人到台灣。二十八歲當上美國運通總經理,三十二歲成為亞都麗緻飯店總裁。一九九七年,他把自己的奮鬥故事寫成《總裁獅子心》一書,出版後立刻成為出版史上「最暢銷的管理勵志類叢書」,並榮獲出版界各項大獎,往後出版的每一本書都對台灣各階層產生極大的影響力。

  從《總裁獅子心》、《御風而上》、《我所看見的未來》、《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你可以不一樣》、《教育應該不一樣》、《為土地種一個希望:嚴長壽和公益平台的故事》到《你就是改變的起點》,每一本書都代表他各階段思考的重心;每一本書,主題雖有不同,但唯一不變的是,他對台灣、對社會、對青年人,始終懷抱著關懷和期待。

  八年前,《我所看見的未來》出版,得到很大的迴響,當時的「未來」如今已成「現在」,台灣更加艱難了,而時間並未站在我們這一邊。如今出版這本書,期許新的執政者看清台灣正處關鍵「轉捩點」,與全民共同摒棄政黨、藍綠,為「消失中的台灣」尋找出路。這是嚴長壽出書的唯一初心。


譯者:

目錄

前言:「未來」已經成為現在

第一部  在世界地圖上,找到青年的定位
1.科技浪潮下,青年的未來何在?
2.世界就是校園
3.創建台灣的Minerva School

第二部  在世界地圖上,找到台灣的定位
4.不要用錯誤的尺度丈量自己
5.伸出友誼手,把感動放前面
6.危機,也是轉機

第三部 在世界地圖上,找到地方的定位
7.池上,找到最好的地方定位
8.不老部落,永續的未來
9.美麗島嶼,綠能的想像
10.留白。永續。Right fit.

第四部 在世界地圖上,找到文明與宗教的定位
11.大師消失、典範難尋
12.面對大佛最美的時刻

尾聲:我們除了彼此相愛,沒有別的選擇
後記:名聚人散,名散人聚

序文/前言

自序:

他序:

前言:

「未來」已經成為現在

  時間的腳步飛速地流逝﹗二〇〇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在台灣政黨二度輪替的同一時期,我出版了《我所看見的未來》。那本書前前後後耗時將近三年寫作,是無意,也是巧合,碰巧就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版。當然在寫作之際,我無法預設誰當選、哪個政黨執政,但在台灣經過之前八年的混亂、貪腐及停滯之後,我期許新的執政者,能夠看清台灣正處在向上提升或繼續沉淪的「轉捩點」。這是我出書的唯一初心。

  而當時我也已積極籌備「公益平台」!作為一個有四十五年資歷的觀光界老兵,我一路見證了台灣改變的過程,也參與無數行銷台灣、包裝台灣的構想,甚至付諸實現,直到當時卸下亞都總裁及「台灣觀光協會」會長的角色,我的觀光生涯算是到了畫下句點的時刻。因此在《我所看見的未來》便帶著將畢生學習與見證的歷程,收納為「畢業報告」的心情,期盼能廣為傳播,同時內化為社會各階層共識,暗自期許或許有人可以接棒,讓我這九局下半的人生,得以重新啟動。

  即便這本書當時無論是政府或民間都曾有很大的迴響,可是後來的發展,並未如我們想像的方向前進,最希望能做的事情,因為沒有共識,政策沒有擬定,更不可能執行。

  曾經的太平盛世

  八年前所我看見的「未來」,如今已成為「現在」,明顯地時間並沒有站在我們這一邊。大家盲目地以為好日子會永遠地過下去,然而我所看到的當前卻是:「無一不知,無一能改」可嘆又無奈的窘困處境。

  多年前的台灣曾經很有機會往下一輸太平盛世發展。但是機會如雲朵,來去聚散,時移事物,沒有永恆不變的江山。

  六○年代開始,亞洲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逐步復甦,戰敗的日本在美國援助下重建經濟,積極發展重工業。汽車、電子產品快速成長,日本各大企業迅速崛起,「Made in Japan」是亞洲經濟起飛的第一步。隨著日本經濟快速地成長,成本跟著高漲,產業版圖位移,美國尋找新的合作夥伴。七○年代,機會的雲朵來到了台灣的上空。

  當時中國與西方世界對立,政策封閉;越南剛打完越戰,百廢待舉;其他的東南亞國家,如菲律賓、馬來西亞,政經情勢尚未安定,問題層出不窮……,香港、新加坡固然不錯,但腹地太小,無法發展工業。於是,機會便翩然降臨到腹地最大、人口最多、勞力最密集且便宜的台灣。那時的台灣人很爭氣,即使沒有邦交,仍勇敢提著手提箱走向世界,這種「一卡皮箱」的精神,讓台灣人牢牢握住成為世界舞台要角的機會,也造就「Made in Taiwan」世界工廠的巔峰。

  此後短短三十年間,台灣一路由傳統的農業出口、製造業出口之後,轉而邁向科技出口三階段,形成美國是「設計的頭腦」,而台灣則是那雙「代工的手」,也成就日後「台灣矽谷」美名。

  在世界地圖上漸漸消失

  九○年代,開放改革後的大陸經濟大幅改善,台灣的製造業與高科技接連外移,讓大陸成為新的代工雙手,而我們卻沒有讓自己及時轉化為人才的培訓與供應的中心,以致台灣從技術、科技、服務,乃至文化人才都被大量吸走。

  緊接著,台灣年輕人在九○年代末期,因為經濟優渥而出國留學人數開始驟降,即使出國也僅想快速拿到學位,回國搶占台灣正加速膨脹的大學教授職缺。加上彼時「本土優先」的意識形態當道,台灣幾乎處於鎖國狀態。其結果無論在公(政府)、私(個人)部門都缺乏精深的國際化人才培養系統,《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曾提到台灣最值得讚許的「腦礦」優勢,其實現況早已過了高點,難掩日薄西山頹勢了。

  離開旅館業第一線這十年來,原本我已經打算將黃昏般餘生專注於「公益平台」及偏鄉教育改革,而不再介入其他議題。時隔八年,決定寫這本新書之前,我好幾天輾轉反側睡不著覺,眼見我們面臨在世界地圖上漸漸「消失中的台灣」,是如此艱難的狀態,明明知道或許勢不可為,但仍然無法駕馭自己那股無可救藥的熱忱,總希望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因為實在不想等到四年之後,再度說同樣的話。

  如果將「地圖」視為一種隱喻,其實自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時,台灣就可說是已經在國際政治地圖上消失了;而後隨著大陸的崛起,台灣在世界產業地圖上也漸漸快消失了;偏偏這時候,台灣大量虛增了各式由職校、專校快速轉型的大學,供過於求的情形下,又間接摧毀了原本扎實的基礎技職教育體系,僵化的教育體系與不合時宜的教育,加上網路通訊工具的快速崛起,正面與負面資訊快速地交穿擴散,也直接影響了公民的思辨能力,因此台灣的教育也在世界地圖上消失了,而我最熟悉的觀光與文化也失去了定位及方向,無法永續。

  換言之,台灣必須重新尋找自己在世界地圖中的明確定位。

  迷航的島

  英國名作家路易士・卡羅(Lewis Carroll)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有一段經典對白,愛麗絲問:「這裡是哪裡?」

  精靈反問她「你想要去哪裡?」

  愛麗絲說「我不知道?」

  最後她得到的答案是:「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那麼你現在在哪裡一點都不重要。」

  當全世界正值劇烈改變之際,看到台灣無論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幾乎停滯不前,過往給我們好日子的「機會雲朵」飄走了、經濟存糧用罄了、人才存糧耗竭了……。此時,眼前的台灣就像迷航的愛麗絲。

  自得自滿的苦果

  機會來了要警覺,切勿躊躇滿志,自鳴得意。如今回過頭來才看到,我們在那個黃金時代,政治人物太過自信,以為經濟會無限制成長,反而忽略掉那時候其實最應該為下一階段著手未雨綢繆,蓄積能量。趁著榮景,為下一代的發展找出路,同時利用顛峰的優勢,努力跟世界做朋友。然而我們卻什麼都沒有做。

  而今面對強國崛起、科技的發展、東南亞強鄰紛紛找到自己的出路,坦白說,此時此刻的台灣,比起八年前的處境更加險峻,前方的路似乎已然崩塌了,這讓現下的我有一種深刻的焦慮與危機感。以我們目前身處的劣勢,在外交上失去舞台、經濟上面對各國保護主義興起、國內政治情勢持續惡化,即便從現在開始我們整合全國力量,擺脫成見,通力合作,努力追趕十年、二十年,都未必能克服那些已經造成、無法改變的事實,更何況各黨派無視於世界危機,毫無共識與合作的空間,在這樣的分歧之下,我們可能連現狀都保持不了,其他就更不要談了。

  這還不只是一個經濟的危機,而是我們要如何把握住僅存的經濟、人才、文化、民主的存糧,刻不容緩地為台灣下一代的未來找到一個新的定位。就像家長告訴自己的兒女,家裡只剩手頭上的這些錢財了,我們該怎麼善用這些僅剩的寶貴財產?如何放掉個人不同的欲望?擬定優先次序,找到可以繼續生存下來的方法?

  我常常形容自己的熱情簡直就是天生的無可救藥,即使總能在冷靜與理性的狀況下,知道自己何事可為,何事不可為,但當感性勃然升起之際,特別是心裡頭明明知道這是對的方向,對的出路的時候,我依舊會無法克制住自己感性的一面,就更不用說是對這片自己如此深切關愛的土地了。

  找到機會加溫、點亮

  世界是我們生存的舞台,每個人都必須找到出路,如何在世界地圖上重新找到台灣的定位?文化與觀光的定位?企業或組織的定位?教育的定位?年輕一代未來的定位?不啻是此刻最重要議題。

  過去已經發生的,不可逆的錯誤,就不再提出,我只希望我們還能夠找到可以施力的作用點,有專家指出一項議題的討論及傳播,可以概分為:「加溫」、「點亮」、「找到解決方案」(Heating-Lighting-Solution)三種階段。依此看法,這本新書希望針對我所看到的一些問題,仍有機會可以加溫、從某些角度可以看到光亮、在部分範圍內找到解決方案。

  然而,我必須很誠實地說,我們所做的遠遠太少太少。親愛的讀者,請容許我在這本書中,以赤誠之心期勉大家共同向前。希望藉著個人從事國際事物及偏鄉公益的觀察與各位分享,努力在自己所知的局部範疇內,在世界的地圖上為台灣重新找到自己。

  其實,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台灣人民在很多問題上習於各執己見,相互分裂、攻扞,潛在原因在於,很多人似乎誤以為我們可以分乘很多艘船,所以沒有「命運與共」的一體感。然而,事實卻是,因為我們全都在同一艘船上,台灣未來到底是「受惠」或是「受難」,不論是哪一種命運,都將是全民共同承擔。如果我們以共好之心,社會必將更安定、更寬廣、更有希望。

  天打雷劈都要做

  我是很好面子的人,但這不是指個人的面子,當我代表公司,我希望公司被客戶認同稱讚;一旦我出國門代表國家,我希望自己的國家,被人家尊敬與喜愛。當大家都從這樣的角度設想時,我們就能夠期待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台灣社會也一定有辦法走得更穩健長遠。

  謹以虛心坦懷,誠心敬虔地提出我的看法,我衷心期待這本《在世界的地圖中,找到自己》,可以當作我們全體社會與公民凝聚「共識」的一種引子。

  電影「一代宗師」中有句話:「該燒香燒香,該吃飯吃飯,該辦的事,天打雷劈也得辦。」我們已經上無長輩了,未來也不能全靠神明祭拜,站在懸崖邊的台灣,已別無退路,我們只能期許自己拿出鑄山煮海的氣魄,謀求台灣最好的可能,希望這本書能幫助我們國家、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年輕人,在世界的地圖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該辦的事,天打雷劈也得辦!」


編者序:

導讀/推薦

導讀:

導讀者簡介:

推薦:

精采試閱

1.科技浪潮下,青年的未來何在? 

二〇一六年三月,Google人工智能程式Alpha Go以四比一的成績,打敗南韓圍棋九段棋手、世界排名第三的李世乭,震驚世界。 

其實早在去年十月,Alpha Go就先一步挑戰歐洲圍棋冠軍樊麾,以五盤全勝的佳績獲勝。Google先以圍棋專家的三千萬個棋步來訓練神經網路,一直到預測準確度達到百分之五十七,棋力與專業棋手差不多,於是進一步讓Alpha Go的神經網路彼此交戰以強化學習,再挑戰各大圍棋程式培養棋力,逐步學習進化。可以說,當AlphaGo打破了代表人類最高智能的圍棋時,已實際證明人工智慧系統早已甩脫人類,走上一條不歸路。 

圍棋界頂尖棋士大感憂心,甚至出專書探討,如果連最複雜、最高難度的圍棋賽局,都被電腦「人工智能」攻城略地了,那麼「人類智能」還剩下什麼?最近我看到來自矽谷創投界提出的一項報告〈預測AI後的十年大未來〉,令人感到無比震驚。 

來自矽谷的預言 

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發展,配合更高速度的積體電路,科技正在高速進展。短短五到十年之後,醫療健保、自駕汽車、教育、服務業都將面臨被淘汰的危機。它率先舉了兩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Uber 是一家軟體公司,它沒有擁用汽車,卻能夠讓你「隨叫隨到」有汽車坐;現在,它已是全球最大的Taxi公司了。另一家現在很紅的airbnb 也是一家軟體公司,它沒有擁有任何旅館,但它的軟體讓你能夠住進世界各地的出租房間;現在,它已是全球最大的旅館業了。 

這份大膽的矽谷預言更指出,人工智慧影響範圍總合了人類的所有生活,包括高超的自動駕駛大大減少車禍傷亡,保險公司會面臨更激烈的倒閉風潮。它將改寫整個汽車工業,甚至有九成車輛都會消失,停車場變成了公園。農夫也將變成操作管理機械人的經理。 

人工智能能夠利用「自己學習」的軟體,加速進步的幅度與精確性,達到專家原先所預期的成就提前十年達成。日後,電腦軟體這樣強大的能力將幫病人檢驗癌症,而且比醫生正確四倍。AI能夠在幾秒內,成為擁有百分之九十準確性的法律顧問,比起七成的律師更便捷又便宜。這樣,家長還要鼓勵子女苦讀法律系考律師嗎? 

人工智能VS 人類智能 

文章推估,不出幾年,也就在不久之後的二〇二〇年,全球七成人口,會有自己的手機(手機將大幅降價,非洲一只智慧型手機只需十美元),所以能夠上網接受世界級的教育,因而很多傳統老師的功能將由電腦取代。二十年內,百分之七十,甚至更多的工作會消失,即使有很多新的工作機會,但仍不足以彌補被智能機械所取代的原有工作。它更言之鑿鑿:「屆時所有的『小學生』都要會寫程式(Code),你如果不會,就會像是住在Amazon森林中的原住民,無法在現代社會立足。」 

這只是一份科技人的狂想嗎?!不全然是。 

事實上很多例子已經程度不一的發生了。創新工廠董事長李開復就證實、也呼應這樣的看法。他接受專訪及演講中都多次提到,「人工智慧將使得所有的產業都會受衝擊。」 

大學時代就開發人工智慧機器人「奧賽羅」、打敗世界黑白棋冠軍的李開復,是科技內行人,他知道,當Alpha Go勝出之際,就是人腦與人工智慧協同分工的時代來臨,甚至是人腦被迫退位之時。 

他推估,十年內,一半的白領智慧工作,包括任何帶有「助理」、「代理」、「經紀」和「師」的職位,將會消失,金融分析師、醫師、律師、教師更是首當其衝。 

這一波衝擊,遠大於工業革命對人類的影響。不過,對不起,這已經是現在進行式! 

腦力白領者的失業潮 

十五年前,華爾街的分析師和交易員就陸續被機器取代,從十萬人減少到五萬人,未來更只有如巴菲特這樣極端頂尖的人能生存。 

《紐約時報》也指出,美國已經有好幾家大型律師事務所,以人工智慧代替律師來調查案件。因為人工智慧知道所有條文和判例,同時可以綜合歸納、給出建議,只要一名律師加上人工智慧,就能完成過去五百人才能做完的工作。 

同理,人工智慧亦將局部取代醫生的工作。李開復認為,醫療進步的速度很快,忙於看診的醫生,鮮少有心力一直追蹤各種新研究、新藥物、新器材,而且每位病患都是獨一無二的,基因排序解讀起來複雜如天文數字,又該如何治療、如何下藥、如何找到標靶?借助人工智能判讀海量病例,可以為每位病人找到最適療法,甚至做出超越醫生終身經驗值的判斷。 

至於教師更是明顯,人工智慧可以輔助老師教學,學生要是在哪一個環節碰到問題沒搞通,它還會專門針對這問題再訓練學生。一般老師不可能做到客製化教學。 

 

培養未來的能力 

不久之前,我應邀與芬蘭教改專家「國家教育委員會」課綱主席哈樂琳(IrmeliHalinen),共同在師大演講,她提到芬蘭教改的最新趨勢:就從今年八月,芬蘭即將全面推出新的中小學課綱,大幅調整七至十六歲學生的學習重點和教授方式。未來,各地學校將會把教學的重心,從數學、歷史等傳統科目,轉移到更廣泛的、跨領域主題上面。 

今天的世界愈來愈科技化、全球化,而且面臨了永續發展的挑戰。現在出生的孩子們非常可能會工作到二○七○~二○八○年才退休,生活和工作所需要的能力、未來社會與工作環境到底如何,根本是我們這種「老人」完全無法想像的。 

因此教育工作者必須不斷重新思考教育的基本「目的」與「定位」。從未來看現在,很明顯的,單單精通一種科目,已無法跟上不斷變動的世界,因此芬蘭教改的新課綱之總目標,是培養孩子跨領域的七種橫向能力(transversal competences),包括:「思考與學習的能力」、「文化識讀、互動與表述能力」、「自我照顧、日常生活技能與保護自身安全的能力」、「多元識讀」(multi-literacy)、「數位能力」、「工作生活能力與創業精神」、「參與、影響,並為永續未來負責」等。 

芬蘭教育,十年速變 

這七大能力涵蓋知識、技能、價值、態度,也包含能在不同情境使用這些技能的能力,甚至使用這些能力時,應遵守的倫理規範。為了這項變革,將來芬蘭中小學除了必學的數學、語文、歷史、藝術、音樂等傳統科目外,將會導入「主題式學習」(Phenomenon-based learning)。學習著重現象和事件,整合相關主題下的不同學科,探索真實世界的各種現象,思考因應社會挑戰的可行辦法,從中學到從容面對二十一世紀的重要能力。例如,若以「歐盟」為主題,課程就會結合歐盟國家的歷史、地理、貨幣等各項科目。更重要的是,還由學生主動參與課程設計。 

學生改變,芬蘭老師的角色當然有更大的調整,從二○一三年開始,芬蘭就要求每個老師都要設計主題式教學的專案。原本只專注某個科目的老師,現在必須跟其他科目的老師合作,共同設計跨學科的教學計畫。 

令我最佩服的是,芬蘭在教育上即使已經是公認的世界第一、也是全球許多國家的取經範本,但芬蘭教改的腳步沒有因此停下。聰明的芬蘭人仍如此戒慎於未來,且不斷謙卑反思。 

看看別人,回想自己,台灣停滯的教育令人非常擔憂。就連這個在師大舉行的座談,我原以為是為了芬蘭教育專家哈樂琳而來,安排由我先講。可是當我講完之後,令我訝異的是,座下的聽眾竟有三分之一離席。或許所有教育的參與者都有相當的無感與無奈,或許他們比我更認定這名芬蘭專家所說的,沒有一件事是我們沒有想的,但卻沒有一件事我們可以做到。深究其中原因,我想就在於,芬蘭每十年就教改一次,所有第一線教育工作人員都知道要隨時「適變」,同時預備了必須「與時俱進」的心態。 

教育是龍珠:抓緊世界趨勢,淬取自己的優勢。 

世界教育大趨勢就好比「龍珠」,政策主導者是「龍頭」,之後「龍身」的擺動,便是政策的執行。龍頭在動的時候,要往下貫串,整個龍身要跟著擺動,否則只有龍頭動的話,龍身不擺,政策根本沒有執行,也是枉然。 

我們要緊盯龍珠,抓緊世界趨勢,並且從中淬取自己的優勢,「龍頭」定下對的「定位」,再從中找到「共識」,最後形成「政策」,執行細則的「規劃」,人才「培訓」,最後先「試行」、評估、修正,再執行、評鑑。任何策略都必須走過這樣的歷程,這也是最簡單的管理哲學。 

可惜的是,台灣教育可以說半個世紀不變,幾次想要改革,「龍頭」都先陣亡了,當然也沒有後續任何執行的效果。 

老師角色重新定位 

偏偏這幾年的科技的發展,不斷顛覆學習的方法與可能性。單單過去五年之內,利用網路通訊的發達為載具,線上學習突飛猛進,無校園的線上大學革命性發展,由Khan Academy、Coursera、MOOCs、edX、Udacity、可汗學院帶動的線上開放課程風潮,乃至深受歡迎TED 18分鐘論壇,各種線上即時課程推陳出新。學習不再透過傳統封閉的教室,只要你打開電腦連上網路,隨時可以從螢屏上萃取到國際名校名師的一流課程。教育面臨了全面性的挑戰。 

不論是偏鄉還是城市,不論是窮人還是富人,人人都有一樣的受教權。如何在世界地圖上找到未來的自己,世界級的免費線上課程應該是答案之一,你可以在其中隨時選課,反覆理解。而且從小學到大學,從普及到精深的學問都有。 

當科技革命,數位學習普及,資訊如此透明化之下,老師的角色也從過去站在講台上「注水入壺」單一內容知識的傳授者、提供者,上對下的知識授與者,調整成各方資訊與知識的「整合者」、課堂討論的「主持者」、深度思考的「啟發者」……等新角色。 

教育是要讓人成為人,建構其無法取代、不可替換的特質。這才是教育做為啟發者的要義。若只是重複大量的資料學習,人腦一定比不過電腦,人腦考試也考不過電腦。因此教育不是填塞已知的知識材料,而是培養運用知識的創造能力。這是我一直推崇強調手做、自我挖掘、發展的華德福教育的原因。也是我們一直努力在偏鄉小校推動實驗性的教育改革,同時由「誠致基金會」建構線上的「均一教育平台」,分享知識學習,同時在課程中融入「程式教學」的考量點。 

人類的追求,要獨一無二 

我認為,人類文明要與機器人拉出差距最終追求的應該是「個一」,而不是「齊一」。亦即人最有價值的是,每個個體獨特的世界觀、人文素養、情意美的敏感度、審美批判的品味能力、生活的智慧……等。機器做不到的地方,才展現人的價值,而不是從眾、齊一沒有思考的烏合之眾。 

即便將來人工智能取代很多職業,但是只有人性的角色,它無法取代。我曾設想過醫生的「今昔對比」做為一個例子:以前醫學不發達,沒有盤尼西林時,醫生即便診斷出病人受到染感,依然束手無策。除了消減病人的不適,卻無法解決根本問題,醫生只能握著病人的手給他信心,甚至最後眼睜睜看病人死去。 

可以想見,日後電腦在海量資料及大數據支援下,面對病症的解讀、判斷可以更加快速而精確,用藥可能分析得更細膩,甚至在微機器人輔助下,可以深入人體內部動刀。這時醫生的角色原始返終,又回到以專業監控病況與安慰者的角色。科技最後又回到人性,科技無法取代的是醫生終極關懷的「安慰病人的手」。 

科技的進展排山倒海、來勢洶洶,面對世界大趨勢,年輕人要如何在未來科技社會中,找到自己獨特的定位?我們原本期盼的未來,已經成為過去;別人的現在成為我們來不及追趕的未來。台灣教育若不改變,也將在世界地圖上消失。以下的章節希望能為下一世代的年輕人找到些許的答案與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