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單書介紹
分類 > 財經企管
2F01052001441

紅樓夢教你的十堂理財課:這次,不談愛情。讀懂書中的財富機鋒,結局大不同!

作者:朱國鳳
出版日:2016/12/27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定價:300元
    特價:9270( 紅利10點+260元 )
  • 遠流俱樂部選書額度:1

產品規格

開本: 開
裝訂:平裝
類別:N/A
國圖分類號:
頁數:192頁
重量:330公克
ISBN:9789571368436
EAN:9789571368436

內容簡介

第一本從理財角度讀紅樓夢的書
老中青三代都能受用的財富智慧

那些曹雪芹沒明說、但你一定要知道的財務管理思維


  《紅樓夢》不只具有極高的文學價值,也富含了許多值得現代人借鏡的理財哲學。
  走進大觀園,找出隱藏其中的財富機鋒與管理哲學,串連古今金融知識、讀懂理債理財與風險管理的重要性。

  怎麼看企業管理——賈府就像是一間豪門企業,賈政、熙鳳、探春、李紈、寶釵,都曾專任、兼任管理職,各有管理風格,成效也不同。

  怎麼學理財——賈府盛極而衰,其中因素錯綜複雜,自私貪婪、短視近利、不懂理債、淘空資產……曹雪芹在書中反應真實人生,也留下了許多財富的機鋒。

  特點1:兼具文學&理財哲學
  作者以紅樓夢的文本解析出適用於現代的財經理論,帶給喜愛紅樓夢的讀者另一種閱讀角度,發現隱藏在經典名著當中的理財哲學。

  特點2:不分年齡皆可讀
  對於上代創業者、目前掌權者、未來接班人來說都能給予啟示,找到適用於自己的理財哲學。

  特點3:專業分析、實用建議
  具有專業財金背景的作者,在書中結合金融知識與時事解析,提供具體的理財建議。學會如何開源節流、理債規劃、投資致富!

  作者從事財經報導二十載,至今五度閱讀《紅樓夢》,體悟到《紅樓夢》不只是天書,還是一本理財書。經典文學能夠歷久彌新,在漫漫歷史中依然曖曖內含光,正因為照見了時代。這更是一本跨界書,未來人才需要有跨界能耐,在文學與理財的邊界上,提供給想要跨界思考讀者一個新選擇。

作/譯者介紹

作者:

朱國鳳

  從台灣第一本理財雜誌開始,完整參與理財雜誌的更迭變化。

  曾主跑過房地產、證券、基金、銀行、保險等財金路線,擁有產官學界豐富的採訪與撰述經驗。有感於網路興起,碎片般的知識更容易產出與取得,自我期許在眾聲喧嘩的年代,提供整合性、系統性的建議,為正確理財盡棉薄之力。

  資歷:租售報導雜誌社編輯組長
  《Money錢》雜誌主編
  《Smart智富月刊》副總編輯
  《Money錢》雜誌副總編輯
  Hoya家庭財務網知識長
  中華文教創意產業發展協會常務理事

  著作:《錢難賺,保險別亂買》


譯者:

目錄

前言:在大觀園開講的財富聚散啟示錄
導讀:30分鐘,速讀整本《紅樓夢》

一、【理帳理債】賈政放任授權,爛帳埋下福禍興衰
──一碗紅稻米粥,看到烏雲漸掩、山雨欲來

二、【風險意識】元妃早逝靠山倒,兩代都未居安思危
──兩場託夢預警,月滿則虧、榮華易逝

三、【風險管理】可卿諄諄提對策,家長要為子孫留退路
──先往最壞的地方想,才能立萬年之基

四、【儉束家風】賈母不教兒孫,驕奢家風惹禍
──驕由奢起、禍由奢生,勤儉家風才能遠罪豐家

五、【繼承財產】世襲繼承消磨心志,怠惰毀子孫
──一口黃布袋,是榮寵、也是魔咒

六、【理財理心】抄家禍打到谷底,善者出頭振家聲
──天道酬勤,善者修緣、惡者悔禍

七、【投資生利】大觀園是大錢坑,運用得當生錢母
──探春、寶釵聯手,活化呆資產

八、【私房財產】賈母義散私房財,提供最後財務防線
──父母分產要靠智慧,子孫承受庇蔭恩典

九、【濟貧捐獻】賈府濟貧留後路,劉姥姥才是真富貴
──理財是贏在終點,不是半路風光

十、【人脈錢脈】看懂人情冷暖,從燈火輝煌到人走茶涼
──借錢碰壁、雨天收傘、牆倒眾人推

後記:文學與理財,不是陽關道與獨木橋

序文/前言

自序:

他序:

前言:

編者序:

導讀/推薦

導讀:

導讀者簡介:

推薦:

精采試閱

〈整本《紅樓夢》最有錢味的章回〉
 
曹雪芹花了大半個章回的篇幅,鉅細靡遺的教導,如果運用得當,大錢坑可以變成自動生財的金雞母,第五十六回,可說是整本《紅樓夢》裡最有錢味、最有理財色彩的一個章回。
 
在賈府註定要步上盛極而衰的命運之路時,曹雪芹為何要設計這個章回?他有何深意?大觀園雖然只是一座存在於小說裡的「空中樓閣」,而且場景距今二百多年,但是我認為,曹雪芹把呆資產活化的精神,在微利、甚至負利的今日,別具參考價值。
 
話說榮府原本是由王熙鳳掌管財政,但是熙鳳小產、必須臥床靜養,王夫人改派李紈協助。王夫人也知道長媳仁厚,擔心她罩不住一堆下人,再指派探春共同擔任職務代理人。
 
由於大觀園人口眾多,另外又請外甥女寶釵幫她特別照看大觀園,於是形成《紅樓夢》裡一段很特別的「新人新政」時期。
 
新政的主角是探春,探春是妾生的(趙姨娘所生),但是王夫人視如己出。精明的王熙鳳,在大姑子、小姑子中,也最敬畏這位庶出的姑娘。我們從探春的一段話,可以知道這位閨閣千金為何會令人敬佩,趙姨娘跑來指責探春「胳臂肘往外彎」時,探春氣得回說,「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業來」(第五十五回)。
 
相較賈府的爺兒們,大多只在自家產業上打主意,譬如大觀園興建時,賈薔爭取採買戲伶、賈芸包攬園藝、還有賈芹關說取得管理家廟道姑、沙彌的差事,跟這些賈府男丁相較,三小姐女兒身、卻是志在四方,無怪受到王夫人與王熙鳳的另眼看待。
 
當探春受命掌權時,就看出她平日對於家計經濟的關心,遠勝過賈府的眾多子孫。令符在手、她先除弊,減除了兩項不必要、或是重疊的開銷,更看出三小姐手段的是興利,因為除弊簡單、興利最難。
 
〈探春興利,每年生出四百兩銀〉
 
她要在大觀園這個坑錢的地方變出錢來,用現代術語形容,就是要進行「資產活化」。活化要有方法,她早已找到方法,而且是在賈府下人的宅邸裡找到的方法。
 
賈府有一位大管家賴大,靠著賈府庇蔭、主子恩典,不僅有實力蓋起一座大花園,還能供兒子捐縣官。奴才家裡出了個縣太爺,老爸賴大當然要大擺慶賀酒,榮寧二府多人都受邀去賴府花園飲宴聽戲,但是只有探春在參觀這座園子時注意到「資產活化」的方法。

 

原來園子物產豐饒,賴大家將自家吃用剩下的都外包出去,一年至少可換回二百兩銀。大觀園規模是賴大家園子的一倍,因此探春估計,如果用賴大家的法子,大觀園應該可以生出四百兩銀的孳息。
 
探春認為與其包給外人,不如包給自家人,也就是在照顧大觀園的老媽媽中,挑幾個守本分、有園圃經驗的來負責,每年再責成她們上繳一定的錢糧。
 
大觀園裡可以生出銀兩的經濟作物還真不少,譬如瀟湘館的竹林、稻香村的稻田、蘅蕪院的香料香草、怡紅院的鮮花,同一座園子、不同的運用方法,大觀園從此不只能「大觀」、還能「大用」。
 
探春從賴大家的園子借來這個點子,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寶釵幫她想得更細膩些,提醒探春要選對人、歸對帳。因為一個好的制度,要能讓眾人得蒙其利,否則這筆新創的財源,可能變成新釀的風波,因為帳房們、沒承包到的媽媽們,都可能因為沾不到光而眼紅阻擋。
 
〈寶釵投資,打造自動複利機制〉
 
寶釵建議,這些「承包商們」可以從大觀園獲得很大的進帳,但是她們不能只享權利、不盡義務,除了上繳一定的錢糧外,還必須要負責大觀園裡各房的雜項開銷,如此帳房每年將因此省下約下四百多兩銀子。
 
而且有承包到園圃的媽媽們,每年也要提撥一筆經費,讓沒有承包到的老媽子們,也能分享到一些好處。
 
寶釵的安排真是面面俱到,「外頭賬房裡一年少出四五百銀子,也不覺的很艱嗇了;他們裡頭卻也得些小補;這些沒營生的媽媽們也寬裕了;園子裡花木也可以每年滋長繁盛;就是你們也得了可使之物:這庶幾不失大體。」(第五十六回)
 
更關鍵的是,寶釵還建議,若能將這些省下來的銀子轉去置產,「一年四百兩,二年八百兩。打租的房子也能多買幾間,薄沙地也可以添幾畝了。」這些房子、田地都可以收租、收糧,起源都是從大觀園而來。
 
寶釵原本就是皇商後代,更勝王熙鳳的是,她識字、懂得從文章中尋找可以致用的學問,經濟頭腦果然一流。她懂得把錢看成資本,用資本購置資產,如果把資產孳息再拿去投資置產,如此循環不盡的話,大觀園不就變成一個創造財富的自動複利機器了。

 

天生就是「生意囝仔」的寶釵,懂得管理的精要,對下人誘之以利、喻之以義,目的是讓她們自動自發的管好大觀園,「我如今替你們想出這個額外的進益來,也為的是大家齊心,把這園裡周全得謹謹慎慎的,使那些有權執事的看見這般嚴肅謹慎,且不用他們操心,他們心裡豈不敬服?也不枉替你們籌畫些進益了。你們去細細想想這話。」(第五十六回)
 
可惜寶釵的理財藍圖只實現了一半,後來賈府沒有把省下來的銀子,按照寶釵的籌畫,拿去買可以打租的房子、或是土地,大觀園自動複利的這套機制,終究沒能運轉起來,但是曹雪芹藉由寶釵之口,透露了有錢人滾大財富的秘密。
 
等到「三春去後諸芳盡」,元春、迎春過世、探春遠嫁,黛玉含恨身亡,大觀園漸漸人去樓空,甚至不斷傳出妖孽撞邪,一座繁花盛景的人間仙境,竟然變成生人迴避的荒園。
 
〈分辨會趨炎附勢的三種「燕子」〉
 
就以《紅樓夢》為例,我們要如何辨別誰會是追隨夏天很勤快、躲避冬天很急切的那隻燕子呢?第一種人是上門討差事的。
 
一座大觀園,引來不少賈府子弟想要跟著撈油水。譬如賈芹的母親拜託王熙鳳,指派兒子管理小道與小沙彌;賈芸的母親拜託賈璉,讓兒子管理園藝(第二十三回)。

對照三姑娘賈探春曾說過,「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業來」(第五十五回)。這些賈府的爺兒們,生為男兒身,卻儘想攀關係、走後門,在家族裡圖一份差事。
 
一份差事不夠花,還想繼續找門路。賈府歲末年關時,會將鄉下運送上來的食糧物資,一份一份的分好,讓族中無收益的子姪們來領。有在管理家廟的賈芹,過手銀錢已經不少,也跑來領這份年物,因此被賈珍訓斥太貪(第五十三回)。
 
已經謀過大觀園園藝差事的賈芸,一聽到賈政升任工部郎中,又來求王熙鳳跟賈政推薦,讓他有機會包些工程。王熙鳳回說賈政衙門的事,不要說她,連賈璉、賈珍都插不上手(第八十八回)。
 
這些外面闖不出事業,專在家族動腦筋的賈府子弟,果然後來一一惹禍。賈芹在管理尼僧時,窩娼聚賭,敗壞賈府名聲(第九十三回)。
 
賈芸想請王熙鳳跟賈政關說不成,反而把王熙鳳與巧姐都恨上了。王熙鳳死後,還與賈環、巧姐的舅舅、舅公聯手,要把巧姐賣給外藩(第一一八回)。

 

會趨炎附勢的第二種人,是靠著別人升官發財,譬如賴大的兒子賴尚榮,不是靠自己努力科考,而是靠父母、靠賈府,幫他捐官、選上縣太爺。不僅官聲不好,還不會知恩圖報。
 
會趨炎附勢的第三種人,是善於應酬、攀親結戚,譬如賈赦的女婿孫紹祖。賈政原本就認為孫家不是詩禮之家,而且孫家拜賈府為門生,也只是貪慕賈府權勢。賈政曾經勸大哥不要同意這門婚事,但是賈赦不聽,沒想到最後把女兒的命也給賣了。
 
你的人脈圈、親友圈裡有「賈芹」、「賈芸」、「賴尚榮」、「孫紹祖」、「賈雨村」嗎?你會辨別哪些朋友的熱情是裝出來的?今天卸下了頭銜、丟掉了權勢、財富,還剩多少人會真心為你送暖?
 
尤其現代多的是「萬人按讚、一人到場」,臉友、粉絲就算成千上萬,很多人給的只是廉價的鍵盤溫暖。
 
我們不僅要懂得找出「劉姥姥」與「包勇」,我們自己也應該是別人的「劉姥姥」或「包勇」。一場抄家大禍,看出人情冷暖,也教我們思考,人脈與錢脈,能禁得起多少人性的試煉呢?
 
曹雪芹的十堂財務課,從「風險管理」到「風險意識」,從「理帳理債」到「理財理心」,從「繼承財產」到「私房財產」,從「投資生利」到「濟貧捐獻」,從「儉束家風」到「人脈錢脈」,每一堂備課,都是取材真實的人生。
 
蘇軾詞云:「世事一場大夢,人間幾度新涼」,也是曹雪芹的人間寫照,他留下的「假語村言」,其實盡是真智慧,大觀園裡的財富講堂雖然結束,但是下課鐘聲響起,二百多年後,餘韻仍然繚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