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單書介紹
分類 > 文學
2F01052002020

聽見宋朝好聲音:宋詞那些人、那些故事

作者:蘇淑芬
出版日:2017/05/31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定價:320元
    特價:9288( 紅利10點+278元 )
  • 遠流俱樂部選書額度:1

產品規格

開本:25開
裝訂:平裝
類別:N/A
國圖分類號:
頁數:288頁
重量:490公克
ISBN:9789571370156
EAN:9789571370156

內容簡介

唐詩用吟的,宋詞用唱的。


  在詞裡──
  周邦彥膽敢把皇帝當情敵
  文史名家歐陽修竟戀慕小歌女
  辛棄疾家連女傭都媲美專業歌手

  ◆唱歌、聽歌、寫歌是宋朝的全民運動!
  宋人愛唱歌、愛寫歌、愛聽歌,不分男女,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販夫走卒,什麼事都可以寫成歌詞,什麼場合都可以唱歌,不論是表達喜怒哀樂;還是別有一番目的,為了求官、求情、懺悔、拚場、嘲諷,無所不能唱。

  ◆宋詞就是宋朝的流行金曲!
  《全宋詞》光是有名有姓的作詞人就高達一千三百多位,收錄了兩萬多首詞作。宋徽宗的亡國哀音、周邦彥的醋勁大發、李清照的滿滿相思、宋祁的情場官場皆得意,還有蘇軾、辛棄疾、歐陽修、柳永……每一首雋永美妙宋詞的背後,都是一個精彩萬分的故事。
 

作/譯者介紹

作者:

蘇淑芬

  東吳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現為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

  專門研究宋詞、清詞與詞學理論。

  著有《湖海樓詞研究》、《辛派三家詞研究》、《朱彝尊詞與詞學研究》、《鏡花緣研究》、《國學導讀?集部》、《財務蒙福的秘訣》、《從奴隸變宰相的約瑟》、《少年也!為何想不開》等。


譯者:

目錄

前言 唱歌力量大

~好詞帶你上天堂~
一句好歌詞,邁向發達路--晏殊〈浣溪沙〉
一首贏得皇帝女人的好歌--宋祁〈鷓鴣天〉
既得金釵又得美人的歐陽修--歐陽修〈臨江仙〉
老婆大人怒氣消,模範家庭看這裡--張先〈碧牡丹〉
老臣回春,從甘肅唱回朝廷--蔡挺〈喜遷鶯〉
破天荒頭一遭!愛妾奉命陪出差--韓縝〈鳳簫吟〉
改編歌曲秀實力,揚眉吐氣受重用--張才翁〈雨中花〉
狡辯成功的急智歌王--王齊叟〈憶江南〉
這女人了不起,一首歌讓自己從良出嫁--聶勝瓊〈鷓鴣天〉
扭轉局勢,救自己出監牢--吳淑姬〈長相思令〉
救下黥面愛妓,有情人終成眷屬--某教授〈眼兒媚〉
藉助神力寫成的絕妙神曲--姜夔〈滿江紅〉
抱得美人歸,和韻傳千里--姜夔〈暗香〉

~這詞掀起好大風波~
假正經穿幫,落荒而逃--陶穀〈春光好〉
惹毛了皇帝,榜上自然無名--柳永〈醉蓬萊〉
好詞能載舟、亦能覆舟--柳永〈望海潮〉
老是寫歌闖禍的沈唐--沈唐〈霜葉飛〉
只有鬼才寫得出來的「鬼語」--晏幾道〈鷓鴣天〉
逃亡之歌?非也非也--蘇軾〈臨江仙〉
別唱啦,這歌惹得老師不開心--秦觀〈滿庭芳〉
鶼鰈情深是一回事,拚場還是不能輸--李清照〈醉花陰〉
正氣凌雲高聲唱,慘遭流放海南島--胡銓〈好事近〉
把同仇敵愾唱出來,退休金飛了----張元幹〈賀新郎〉
淋漓痛快諷刺人,民心大宣洩--太學生〈南鄉子〉
粗心誤唱犯官諱,立馬打入大牢去--葉夢得〈賀新郎〉
當年唱得好清高,如今做來全不同--朱敦儒〈鷓鴣天〉

~詞人心情百百款~
把感恩的心唱出來--陳堯佐〈踏莎行〉
甩開嘲笑,唱出我的大度與自信--侯蒙〈臨江仙〉
就算情敵是皇帝,醋罈子打翻照舊唱--周邦彥〈少年游〉
只能寄情於歌詞的失婚之痛--陸游〈釵頭鳳〉
一首歌、一位女婢,這是醫藥費--辛棄疾〈好事近〉
臨死前的真情懺悔錄--蔡京〈西江月〉
亡國哀音--宋徽宗〈眼兒媚〉
死別前最後一首詞--戴復古妻〈憐薄命〉

後記 不分古今,乘著歌讓心靈共鳴

序文/前言

自序:

他序:

前言:

編者序:

導讀/推薦

導讀:

導讀者簡介:

推薦:

精采試閱

[內文摘錄一] 好詞帶你上天堂

唐朝的盧藏用考中科舉後,為了引起公卿注意,以退為進,隱居在終南山,最後被禮聘出來做官。另一位隱士司馬承禎也被徵召,但堅持不肯做官,想回山裡隱居,盧藏用送他返鄉,在路途中指著終南山說:「此中大有嘉處。」司馬承禎慢慢回答:「在我看來,實在是做官的捷徑啊。」這就是日後人們嘲笑為獵取官名而隱居,走的是「終南捷徑」。

宋朝人愛唱歌,愛寫歌,他們只要發自肺腑,寫首好歌,張口高唱,就可直接表明心意,自有好康上門,毋須蓄意隱居,也不用特意求官,好歌還流傳到了現在。

相較於現在的藝人開演唱會,需要公關、舞臺、音響等,花費許多財力、人力,或可獲得票房豐富的收入、名聲,但是幾年後,誰會記得那些曲子及歌詞?宋朝的歌卻是歷久彌新,雖然經過一千多年,仍廣為流傳,其優美的詞句與情韻,深深觸動我們的心靈,如今更成為文學經典。大學的中國文學系將宋詞列為必修課程,還有專門吟詩唱詞的社團。

在宋朝,因為皇帝的喜愛與大力提倡,音樂歌舞興盛,再加上群眾的喜愛,所以詞傳布廣泛。會唱歌、會寫歌的人,實在受人歡迎,而且有意想不到的好處。宋孝宗某年八月到浙江亭觀賞錢塘潮,太上皇宋高宗和孝宗都很開心,說錢塘地形很奇特,錢塘潮更壯觀,是天下難得一見的勝景(「錢塘形勝,東南所無。」「錢塘江潮,亦天下所無也。」)太上皇因此命令在場的官員們寫〈酹江月〉詞,到傍晚呈上寫好的詞,最後由知名書法家吳琚得到第一,高宗與孝宗都給予極多獎賞,令人稱羨。

為皇帝寫詔書的韓縝唱首歌,竟然可以帶妾出使西夏,現在想來都很荒謬。小小的縣尉王琪只唱了一句歌,就獲得晏殊的賞識,馬上升官。岳州教官(學官,掌管教化)陳詵則用一首詞拯救了原本要被黥面和發配的歌妓,這些殊榮都不是金錢買得到的,而是靠宋詞極大的魅力。

[內文摘錄二] 一句好歌詞,邁向發達路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迴。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晏殊〈浣溪沙〉

我拿起一杯美酒,聽一曲新歌,依舊是去年這樣的春天,也是同樣站在這座亭臺上。美好的時光一向太短暫,好像夕陽西沉難以久留,不知幾時才會再度東昇。

懷著無可奈何的心情,一任花兒飄零落地。好像是曾經認識的燕子又飛回來了,在這落花飄香的小路上,我獨自流連徘徊、沉思。

現代人要靠歌藝出頭很困難,即使是古人也不簡單。宋朝有名的詞人柳永因為寫詞得罪仁宗,管理文官的吏部不讓他調升。他專程到宰相晏殊那裡請他幫忙,晏殊問他:「你也寫歌嗎?」柳永很開心說:「是啊,我和您一樣都寫歌。」沒想到晏殊嫌棄他寫的〈定風波〉歌詞太鄙俗,不屑地說:「我雖然寫歌,但我可不曾寫過像你『針線慵拈伴伊坐』這樣的曲子。」柳永只好沒趣地走了。

晏殊是個七歲就能寫詩的神童,十四歲時參加考試,不但氣定神閒很快答完考卷,進行詩、賦、論考試時,他看到考題後主動說:「這些考題我都做過了,請用別的題來考我。」因而受到皇帝的肯定,封為榮譽進士。

晏殊的詞富有哲理,引人深思。例如他寫〈浣溪沙〉:「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就有一種「人應該面對現實,把握現在」的體悟。他認為登高望遠,一味地懷思遠方的親友於事無補,不如憐惜眼前的歌女,感傷一切遙不可及、不可挽回的事物,是徒勞無益的。晏殊雖然也有不少描寫男女愛情的作品,但婉約有韻味,因此一直看不上柳永為歌妓所作的詞,認為過於直接、淺露,沒有品味。

相反的,當時在揚州望縣當一個小小縣尉的王琪,只簡單唱了一句,就獲得晏殊賞識,馬上升官晉爵。〈浣溪沙〉這首歌是晏殊的獨唱曲,可是一、二年來,每次高唱到「無可奈何花落去」這句就唱不下去,因為歌詞中必須有個對句,晏殊寫了上一句,下一句一直對不出來。

有一次晏殊經過揚州,在大明寺休憩。寺廟的牆壁塗滿過客留下的詩。晏殊閉上雙眼,低頭踱步,叫隨從把牆壁上的詩唸給他聽,但不要說出作者的名字及住處。幾乎每首詩才唸不到幾句就被他打斷,因為大多窮酸無趣。

直到隨從唸出王琪的〈詠史〉詩,他覺得這首詩寫出「當年隋宮樂曲被當成聖樂,不料實為亡國哀音」的哀怨,卻又不帶怒氣,精深而美妙。

晏殊如獲至寶,馬上召王琪來吃飯。飯後兩人閒步池畔,這時已是暮春,地上落花片片。晏殊說:「我每次填詞時,一得到佳句,就趕緊寫在牆壁上,慢慢推敲琢磨,有的一整年都想不到好的對句。就像『無可奈何花落去』,到現在還想不出下一句怎麼對。」王琪不加思索回答:「似曾相識燕歸來。」

這個對句,連明朝的大文學家楊慎都說是「天然奇偶」。因為人世間許多美好的事物都無法永遠長存,如春花會凋謝,春光易流逝,全是大自然的規律,也都「無可奈何」,人無法阻止。然而,春花消逝的同時,卻有春燕的歸來,心中稍有慰藉,可也只是「似曾相識」,而不是原來的燕子,讓人再次陷入世事變化的惆悵。

晏殊大為欣賞,聘王琪為幕僚,納王琪為侍從,常跟在自己左右。不久後還推薦王琪為館閣校勘,這是整理、校勘國家圖書典籍的官。在當時,擔任館閣校勘的官員無法外派,而晏殊為了徵召王琪,特別簽請皇上恩准,讓王琪同時兼任中央和地方官員,除了正職的薪水,還有職務加給、外派津貼,成為高薪一族。

王琪因一句「似曾相識燕歸來」,從地方調到中央,從九品直升七品。

晏殊太得意「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這個對句。後來他在南京做官時,又作了一首七言律詩,並在詩中毫不掩飾地寫入這個對句:

元巳清明假未開,小園幽徑獨徘徊。春寒不定斑斑雨,宿醉難禁灧灧杯。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游梁賦客多風味,莫惜青錢萬選才。

詩裡提到遊園的賓客中,有很多是才華橫溢的士子,所以在上位的人,要捨得花錢才能得到有才能的人。言下之意,當然是指自己肯高薪聘用有才的王琪。

王琪獲得晏殊的賞識,兩人常有詩詞唱和,賓主盡歡的趣聞。有一本記錄北宋詩壇掌故和軼事的《石林詩話》,作者葉夢得就記載:

王琪在開封擔任圖書校勘時,晏殊堅持要帶他到南京上任當自己副手。北宋官員可以同時兼任中央與地方的職務,正是從王琪開始,從此兩人每日詩詞吟詠非常快樂。有一次中秋,天色陰暗,廚房早已準備妥當,晏殊卻沒說要歡聚飲宴。到了夜晚,王琪暗中叫人探查晏殊在做什麼,回報說已經睡了。王琪快速寫好詩,送到他房中催他起來:「只在浮雲最深處,試憑絃管一吹開。」晏殊躺在床上,看到王琪的詩很開心,趕快穿衣坐起,馬上召人準備各項道具,開始吟詩唱詞。到了夜半時分,月亮果然從雲端露出臉來,一夥人開心喝酒了一整夜。

葉夢得羨慕地說:「晏殊和王琪等前輩的風流趣事,甚至連天上的清風明月都這麼合人心意。」

晏殊的詞集叫《珠玉詞》,珠圓玉潤,富麗閒雅。有人說他一生富貴,才會有這樣富雅的氣象。一生富貴,指的是他十四歲就被封為進士,三十一歲就成為僅次於宰相的二把手。但晏殊其實曾三次被貶官,當官五十年間,貶官外放時間長達十六年。

史書上說晏殊脾氣很硬,態度傲慢,平時喜歡呼朋引伴一起吃飯、喝酒,卻也懂得賞識、提攜有能力的人,像范仲淹、歐陽修,都出自他的門下。但他脾氣傲慢,對看不起的人會直接拒絕於門外,比如柳永;對於他欣賞的人則千方百計提拔,王琪才能夠光憑一句「似曾相識燕歸來」,就讓晏殊另眼相看。

至於王琪,聽說他個性孤僻,很難和人相處。他在孩童時就能寫歌詩,在當校勘時,皇帝宴客,命每人作一首〈山水石歌〉,只有王琪得到皇帝的獎賞。王琪的歌相繼被宰相晏殊、皇帝看上,但作品留下來的並不多,現在《全宋詞》共收他十二首詞。他的〈望江南〉十詞,寫江南的柳、雨、岸、草、竹、燕、酒、月、雪、水,深受歐陽修與王安石的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