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單書介紹
分類 > 小說
2F01774000314

詞靈(仙靈傳奇2)

作者:陳郁如/繪者:蔡兆倫
出版日:2017/05/05
出版社:親子天下

  • 定價:380元
    特價:9342( 紅利10點+332元 )
  • 遠流俱樂部選書額度:2

產品規格

開本:25開
裝訂:平裝
類別:N/A
國圖分類號:
頁數:336頁
重量:570公克
ISBN:9789869453141
EAN:9789869453141

內容簡介

入圍三大通路年度獎項,上萬讀者引頸期待,
華文奇幻第一女作家陳郁如,
【仙靈傳奇】系列最新話題續作!


  自詩境遇劫歸來的宗元和儀萱,終於恢復平靜的生活。
  直到某天國文課上,儀萱在背出〈虞美人〉後失去意識。
  原來詞境和唐詩一樣,遭到黑暗力量的破壞,
  而負責守護詞境的詞靈也一分為二,變成正陰兩個氣靈……

  從詩境遇劫歸來的宗元和儀萱,好不容易恢復平靜的生活。
  某天國文課,儀萱卻在背出〈虞美人〉後突然失去意識。

  原來和唐詩一樣,流傳千年的宋詞也遭到黑暗力量的破壞。
  不同的是,宋詞的守護者──詞靈,
  因為禁不起正邪兩股力量長期爭鬥,最後元神一分為二,
  其中,善良純正的正氣靈便依附在儀萱身上。

  根據詞靈賦予的記憶,
  儀萱知道自己必須設法找出陰氣靈設下的五樣靈物,
  才能徹底凝封住黑暗力量、恢復詞境運行。
  然而在成千上萬首的詞句中,她該如何找出靈物的線索?
  還有,如果儀萱擁有詞靈一半的能力與記憶,
  那麼屬於抑鬱邪惡另一半的陰氣靈,又會是誰?

  【少年天下】系列介紹

  1. 專屬國中生,給10-15歲「輕」少年的閱讀提案。
  2. 夠酷而不幼稚,能吸引少年的包裝和題材。
  3. 以少年為本位,提供邁向成長的關鍵字。
  4. 有深度但無難度,得以思辨的優質文本。

本書3大特色

  特色1  繼《詩魂》後,華文奇幻暢銷女作家陳郁如,再次以宋詞打造【仙靈傳奇】系列續作。

  特色2  融合詩詞的優美意境,奇幻小說的無窮幻想,跟隨主角在詩詞裡冒險的同時,感受古典文學之美。

  特色3  特別收錄「宋詞時光走廊」。帶領讀者穿越時空,了解詞人創作背後的有趣故事。

得獎記錄

  ★2016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
  ★博客來年度暢銷百大
  ★金石堂年度10大影響力好書入圍
  ★誠品年度最期待作家入圍

名人推薦

  兒童文學作家王文華|作家何敬堯|丹鳳高中教務主任宋怡慧|教育工作者李崇建|
  臺北永安國小校長邢小萍|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祁立峰|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教授洪蘭|
  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教授郝譽翔|親子專欄作家陳安儀|
  彰化二水國中教務主任賴靜慧 齊聲推薦!

  故事推演猶如古典文學版的《哈利波特》,而解密過程又仿若宋詞版的《達文西密碼》。而就在這間以古典文學基底架構起的霍格華茲學院,未來還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讓人拭目以待。 ──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祁立峰

  文化是一個民族最大的資產,人只要讀古文,就能去跟古人對談,像書中的儀萱和宗元一樣,那是多麼有趣的事。──中央大學神經認知科學所教授 洪蘭

  陳郁如不只是提供青少年讀者對於詞的新穎感受,更提供了一種面對人生與自我的正面想像。如同主角們在詞境中的旅程遭遇各種阻礙,也有邪惡的存在隱身暗處、虎視眈眈,仍要勇敢前行。──作者 何敬堯

  迫不及待翻開《詞靈》,俐落的節奏,精彩的故事,讓人連喘口氣都捨不得,呼吸都是「宋詞的韻律」。──教育工作者 李崇建

  讓年輕的生命望見詩詞照見的彩光,是幸福,讓老去的歲月重溫詩詞的溫度,更是奢華的幸福。
  《詞靈》再次以奇幻的筆法,帶領讀者穿越時空,走進宋詞美麗溫婉的世界,以活潑的故事,淺白的語句,勾勒詞人的生活、情感、價值觀。讀者闖進的不只是宋詞的世界,從善惡對立映照是非,偶在壯志未酬的傷感中徘徊;偶在淒涼悲傷的長河中慢溯,偶在浪漫繾綣的氛圍中沉溺,彷彿望見文學復興的微光,燦燦亮亮。 ──新北市丹鳳高中教務主任 宋怡慧

  看過《詩魂》,不能錯過《詞靈》。作者陳郁如用李煜的〈虞美人〉,開門見山的讓讀者遇見「詞靈」──主角儀萱。接續之前在唐詩中的冒險故事,這次主角們要挑戰的難度更高,陰氣靈設下了五個寶物,邀請你一起在優美的宋詞中穿越五行,破解文字謎……幫助儀萱找到線索。至於陰氣靈是誰呢?一定要繼續看下去,太精彩了!──臺北永安國小校長 邢小萍

作/譯者介紹

作者:

陳郁如

  出生於台灣台北,於美國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後定居於美國。從繪畫到寫作,希望可以為孩子搭建一道接觸東方文化的橋梁,讓他們從熟悉的事物中享受閱讀的樂趣。第一部長篇奇幻少年小說《修煉》出版後獲得各界好評,2016年更以唐詩為題材創作出《仙靈傳奇1:詩魂》,入選當年三大通路年度獎項,與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肯定。作品有:《修煉》三部曲、【仙靈傳奇】系列。
 


譯者:

目錄

序文/前言

自序:

一場刺激有趣的文字冒險

  謝謝各位讀者對【仙靈傳奇】系列的支持。《詩魂》是這一系列的第一本書,當時我很忐忑,用唐詩當主題,會不會嚇到很多小朋友,還好大家的反應都很熱烈,也願意開放心胸進入唐詩的奇幻世界。很多人看過書後跟我說,他們的小孩對唐詩開始感興趣,也有大人說,現在唸唐詩,都有不一樣的想法跟感受了。

  寫完《詩魂》後,我馬上有了《詞靈》的構想,當然最主要的,就是把宋詞寫入奇幻故事裡。剛開始有點困難,因為我不願意換湯不換藥,把詩換成詞就好。我希望會有更多不同的故事走向,所以這次我加入其他元素,像是學校同學之間的明爭暗鬥,還有五行相生相剋的概念,也讓正氣靈跟陰氣靈有不少對手戲。所以這次寫起來,非常刺激有趣,自己也在詞的文字之間遊走探險。

  另外,這次我使用離合詩的文字遊戲來製作謎題,讓儀萱解開最後的線索,這是一次非常特別的經驗,我在尋找資料的過程中學習不同型態的離合詩,有像書中提到孔融寫的那首, 拆字的邊旁再合併成新的字;也有像白居易的〈遊紫霄宮〉,將前一個句子的最後一個字,分出一個部首,用在下一句的起頭;還有像陸龜蒙寫的〈閒居雜題〉, 把前一句的字尾跟下一句的字首合起來成新的字,以此類推。在設計謎題的過程中,我發現中文字真的很有趣,可以有這麼多的變化,而且暗藏謎面,當你解出來時,一定會感到非常過癮。

  《詞靈》寫完了,後面的故事會銜接這兩本,但是故事走向又完全不同,到時候,再請各位大小朋友跟我一起探索這個奇幻的【仙靈傳奇】系列吧!
 

文/陳郁如


他序:

推薦序

日漸遺忘的文化遺產

  我在看完這本書稿的時候,報上正好刊登臺師大學生質疑「物理系為何要讀古文?」學校從善如流,就把國文課改為開發中文電腦字型,撰寫公眾募資、挽面、西服旗袍的文案,不再讀古文了。這個消息和《仙靈傳奇2:詞靈》的內容兩相比對,令人唏噓。臺灣的大學已經淪為職業訓練所,不再是培養國民素養、提昇國民品質的地方。教學生寫募款文案怎麼會是大一國文的內容呢?

  國文能力是一個作為中國人的基本能力,是除英文以外,其他學科的基本能力。常有學生抱怨看不懂考試題目,這就是他國文能力不足,不能了解條件句。其實國文課可以教的東西非常多,本書中的離合詩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材料。我念小學時,元宵節老師帶我們去行天宮猜燈謎,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離合詩,覺得跟偵探小說一樣有趣好玩。當時名漫畫家牛哥寫了一本《情報販子》的小說,裡面就有一個重要的線索是離合詩的型態,把詩文拆開,就知道在扶梯之後,有個小門通往密室。中國文字可以這樣拆解偏旁,重新組合新字,得出另外一道詩,真是妙不可言。其他像是回文詩,正讀、倒讀都是意境美妙的詩或詞,但現代的學生卻失去了解這個中華文化精華的機會,非常可惜。

  我們何其有幸,生為中國人,能夠享受祖先留下來這麼豐富的精神糧食。文化是一個民族最大的資產,人只要能讀古文,就能去跟古人對談,像書中的儀萱和宗元一樣,那是多麼有趣的事。我們浩瀚的文化寶藏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元曲更是中國文化精髓中的精髓,我小時候家中沒有童書,只有外公留下的《元曲選》和京戲的《大戲考》,在無書可讀的情況下,任何文字都是好的,所以雖然那時我還是懵懵懂懂的小學生,但優美的文字、起伏的故事令我三不五時就拿起來看,讓我從小就喜歡古文。我們應該可以從這些方面多多引導學生。

  文學素養代表一個人的涵養,懂得欣賞詩詞,人生的境界就高一些,我總覺得大學教寫募款文案有點不對勁,臺灣社會太功利了,功利到令人不安,學生的品格、素養才是辦學的目標吧!

  前陣子去參加一個諮商輔導學生碩士學位的口試,他論文的第一行是「十九世紀末,佛洛依德創立了心理分析這個領域,是該領域永垂不朽的始作俑者」,我很想告訴他佛洛依德有女兒,叫安娜,還相當有名。他是有後的,不是絕後的。國文還是要讀的,我不敢希望我們的大學生能像書中的主角那樣,隨意進出詞的境界,但至少要懂得基本的用詞遣字(「始作俑者」後面一句是「其無後乎」,作為一個將來要為人師表的碩士生應該要知道)。

  希望這本書能讓讀者體會到詞的意境優美,而開始欣賞自己寶貴的文化遺產。
 

文/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教授 洪蘭


推薦序
  
在故事背後的正向意念

  靈,甲骨文寫作「霝」,此字裡出現的「口」,代表祭師在大乾旱之時進行祈雨儀式,口中念念有詞。而在金文裡,又會在「霝」的下方加上「玉」(以玉祭拜)、「心」(象徵一心虔誠)、「龠」(以樂器頌詠),或者是加上手形、腳形,象徵祭師手舞足蹈的祭儀過程。爾後,篆文裡則是加上「巫」,強調祭者身分。《說文解字注》則說「靈,巫也,楚人名巫為靈……極知鬼事曰靈。好祭鬼神曰靈。」

  解讀「靈」此字的字源,是進入《仙靈傳奇2:詞靈》書中奇幻妙想世界的開門鑰匙。小說中,「正氣靈」與「陰氣靈」的相爭互鬥,導致陰陽失衡,因而詞界紛亂,就猶如「靈」的字源所言,是在黑暗絕望之時,人們正念祝禱,向天地祈求萬事萬物能回到原先的自然規律。在小說中的設定,則是說古代詞人的寫作,將自我的精氣神澆灌於詞作,讓每首作品都擁有了靈氣,才形成了詞靈。語言即咒,文字也是咒,因為那是無比強大堅韌的意念,儘管無形,卻能藉由有形的語字來傳達深厚久遠的念想,這即是「詞靈」的正能量,口中頌詞,如同祭者歌禱,慰魂安靈,洗淨塵世垢想,祈求未來平和。

  陳郁如不只是提供青少年讀者對於詞的新穎感受,更提供了一種面對人生與自我的正面想像。如同【仙靈傳奇】系列的第一集《詩魂》,男主角必須面對危險,在《詞靈》的故事中,曾經進入詩境的宗元,為了拯救意外進入詞境的儀萱,也同樣奮勇冒險。不論這一趟旅程會遭遇何種阻礙,也有邪惡的存在隱身暗處、虎視眈眈,仍要勇敢前行。
 

文/作家 何敬堯


前言:

編者序:

導讀/推薦

導讀:

導讀者簡介:

推薦: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唐詩背誦比賽後,儀萱明顯放鬆許多,大大的眼睛隨時都掛著笑意,額頭上的瀏海彷彿也飛揚了起來。她拿到一張獎狀,還有一千元的圖書禮券,對於愛看書的她來說,是最好的禮物了。這天放學,儀萱約宗元一起逛書店。

「你想好要買什麼了嗎?」宗元看儀萱一進書店就往二樓走去。

「我想買一些宋詞詞選。」儀萱輕鬆的說。

「詞選?」宗元皺起眉頭,「不會吧,你買詞選幹嘛?未免太無聊了,還不如去看【魔幻仙靈】系列最新一集出了沒,聽說這個月要出第七集。」

「陳老師說,她要開始教我們宋詞,我想先買幾本詞選回家預習,說不定以後學校也會舉辦宋詞比賽呢!」儀萱神采奕奕的說。

「拜託!」宗元翻著白眼,「你比賽上癮啦?隔壁的懷銘國中有論語背誦比賽,你要不要順便報名?」

「我真的背過論語耶!外校生也可以參加嗎?我明天就去報名!」儀萱睜大眼睛、非常認真的樣子。宗元覺得自己的眼白都快翻不回來了。

他們逛了一會兒,儀萱很大方的幫宗元買了【魔幻仙靈】第七集,感謝宗元去〈瑤池〉救她,讓她回來繼續比賽。她自己則選了五本詞選,要走時還挑了兩本論語。

「喂,你還真的要背論語喔?我是開玩笑的,他們不會讓外校生報名的啦!不要丟臉了。」宗元說。

「你怎麼知道?我還是先準備起來再說。」儀萱不理會他的訕笑。宗元也懶得理她,反正禮券是她的,愛怎麼花就怎麼花,他只要有最新的【魔幻仙靈】可以看就好了。

又到了國文課,陳老師穿著高跟鞋,頂著一頭蓬蓬捲髮,叩叩叩的走來走去。

「我上星期預告今天要開始學宋詞,有沒有人事先預習啊?」陳老師的話還沒講完,儀萱的手就舉起來。

「儀萱,你背了幾首詞呢?」老師鏡片後的眼神帶著期許。

「我只背了三、四首,沒有很多。」儀萱的回答讓一群同學做出暈倒嘔吐的動作,吳采璘還冷哼一聲,不過儀萱沒有理會。

「太好了,那你上來背一首給大家聽。」

儀萱聽了陳老師的鼓勵,臉上紅撲撲的,興奮的站上講臺。儀萱真是適合在臺上表現。宗元心想。她一向心定,記憶力強,背誦詩詞對她來說輕而易舉,而且又天生有興趣。不像他,即使現在可以熟背好幾萬首唐詩,他也不願意上臺。

 

「那我背李煜的〈虞美人〉。」儀萱才說完,講臺下的學生就開始大笑。

「于美人?哈哈哈……」

「不是那個主持人于美人!」老師氣極敗壞的解釋,柳宗元也以為儀萱在講那個主持界名人。「那個不是人……不是,講錯了,不是那個人!真是的,看我被你們氣的!你們這些小孩平常電視看太多,不然就是滑手機、玩電玩,要多讀書,多接觸古典文學,這樣才能通貫古今,氣質才會好!」

老師一直叨念,還好最後她想起來儀萱還在講臺上。「好了,儀萱你把〈虞美人〉背出來給大家聽。」老師講到〈虞美人〉三個字時,用銳利的目光掃過底下的學生,這次沒人敢笑。

儀萱的臉上回復光彩,她撥撥額前的瀏海,面帶微笑,大聲的唸出來: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宗元還來不及鼓掌,只見儀萱眼睛一閉,像那天在唐詩背誦比賽那樣,身體一軟,往後倒了下去,所有人忍不住大聲驚呼。

「儀萱,你怎麼了?」穿著高跟鞋的陳老師神速的飛奔上前,把儀萱扶起來。只是儀萱像是睡著一般,沒有反應。

宗元心裡暗叫不好,難道西王母又來為難儀萱?沒有理由啊,雖然後來兮行糾纏過她幾次,可是西王母已能控制心緒,不再讓愁思無限擴大,即使想念穆王,倒也沒有傷害、控制別人的想法。

但宗元還是決定去拜訪西王母一趟。他趁同學們圍在儀萱身邊,班上一團鬧哄哄的時候,在心裡默唸〈瑤池〉,來到西王母的宮殿。

西王母還是一樣優雅美麗,她倚著窗,姿態閒適的望著窗外,眼神有些憂鬱,柔軟的白色絲綢包覆著她修長的身段。

「宗元,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西王母面露微笑,很開心看到宗元來訪。

「請問娘娘,您有看到儀萱嗎?」宗元小心翼翼問道。

「儀萱怎麼了?」西王母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看起來也很擔心。

「儀萱她……她又昏倒了,我以為……」

「以為她在我這兒?」西王母搖搖頭,還好她的語氣並沒有不高興,「沒有,我沒有召喚她。她不在這裡。」

「難道她只是身體不舒服?」宗元低聲自問。

「她昏倒前唸了〈瑤池〉這首詩嗎?」西王母問。

「倒不是。她在吟一首詞。」宗元說。

 

「詞?」西王母沉吟著,微微瞇起美麗的雙眸,「我們都知道儀萱有些特殊能力,她會不會遇到什麼機緣,進去詞的意境裡了?」

宗元心裡一震,差點忘了儀萱也有特殊能力的事。

「謝謝西王母提醒,不好意思打擾了。」宗元拱拱手,向西王母告別。

然而當宗元回到教室,儀萱還是像睡著一般,一群人鬧哄哄的圍著她,陳老師已經請同學去健康中心通知護士阿姨。

宗元來到儀萱的座位,從她的書包裡找到那天一起去買的詞選,他打開書,找到李煜的〈虞美人〉,努力背誦……

第二章

儀萱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在亭閣之中,雖然是晚上,可是可以感到身旁花木扶疏,水榭樓臺佈置得富麗堂皇、美輪美奐。只是這些宮廷景色並沒有讓人感覺皇室的尊榮,相反的,周遭瀰漫著被禁錮的淒涼。這時夜幕低垂,明月高掛,一陣東風吹來,涼颼颼的。

儀萱抬頭望著月亮,她看到一幕幕的影像從眼前閃過,是南唐後主李煜如何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國主,面臨國破家亡,被宋太祖擄到汴京成為階下囚的情景。就在這時候,儀萱也看到了自己的記憶,一層層的記憶像是雲朵般在腦海湧現,她閉起眼睛,讓這些記憶滲進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她知道為什麼自己有那些能力了。

因為她是詞靈。

她張開眼睛,看著四周熟悉的環境,走向一座樓臺。在那裡,一個身形消瘦的男子,穿著藏青色長衫,倚著欄杆遠眺,她彷彿聽見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是誰?」男子回過頭看著她,憂鬱的眼神,現在帶著點疑惑。儀萱走向他,男子透過月光望著她,臉上慢慢綻開笑容。

「是詞靈!是你沒錯吧?你回來了!」他的聲音應該充滿喜樂,不過可能太久沒有這樣的感覺,笑聲反而顯得突兀。

「是的。想不到你認得出我。」儀萱的眼神流露出光彩。

「你不在你原來的形體裡,可是你的眼神不會變,而且只有詞靈才能進來詞境。」

「國主英明。現在這個形體的名字是儀萱。」儀萱笑著說。

「我不是說過,我已經不是什麼國主了,叫我李煜就好了。」男子嘆口氣苦笑。沒錯,他就是南唐的末代君王李煜,也是創作這首〈虞美人〉的詞人,這首詞正是描寫他面對秋天的明月,滿庭的花草,卻忍不住回憶故國的無奈愁思。

 

「我不在的時候,詞境都還好嗎?」儀萱問。她看看四周,乍看似乎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她馬上就發現異狀:在詞境的昏暗角落裡,有些地方模糊不清,像是有人在水彩畫上倒了一杯水,被水沾濕後渲染開來。

「你也看到了,」李煜點點頭,「詞境變模糊了。不過還好你回來了,一切都會回復原狀。」

「我是回來了,不過,只有一半的我。」儀萱皺著眉頭,過去的回憶撞擊著她的腦海。

「什麼意思?」李煜也皺眉。

「詞人的創作,讓每首詞有了靈氣,形成了詞靈,甚至有了人形,維持詞境的美好。然而詞裡也有憂傷、感懷、痴怨、悲痛,那些負面意境造就了陰暗之氣。過去陰氣靈跟正氣靈同時存在在詞靈體內,如今,這兩股氣靈分開了,我是正氣靈,跟儀萱一體;而另一半的陰氣靈……」儀萱的話還沒說完,身旁一個人影閃動,一個少年忽然出現在她眼前。

「宗元!你怎麼來了!」儀萱驚呼。

「你果然在這首詞裡!」宗元瞪大眼睛,他看看四周,「想不到我也可以進入詞境!本來我背了〈虞美人〉,一點動靜都沒有,後來靈機一動,跟當初第一次進入〈江雪〉一樣,一邊背詩,一邊握住你的手,然後我就進來了。」

「看來詩魂說的沒錯,你有特別的力量。」儀萱點點頭。

「是誰把你抓來這裡的?」宗元擔心的問。

宗元這時才注意到李煜,李煜也看著他。

「所以他就是你的另一半?」李煜問。

「柳宗元?另一半?喔,不是不是。」儀萱趕忙揮手。

「這小子是唐朝詩人柳宗元?」李煜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他往前一步,上下打量。
宗元以為他要對儀萱不利,趕快站出來擋在她前面,「喂,你是誰?你把儀萱抓來這裡做什麼?」

「宗元,退下。」儀萱握著他的手臂,往後退了兩步。宗元感到一股內力傳來,無法抗拒。「我不是他或任何人帶來的,是我自己背了詞,恢復了身分,所以才能進來詞境。」

「身分?什麼身分?」宗元好奇的看著儀萱。

「這位是寫〈虞美人〉的詞人,李煜。」儀萱先幫宗元介紹。

「南唐後主,李煜。」宗元點點頭,「我想起來了,他寫完這首詞就……」

「就怎麼了?」李煜狐疑問道。

 

「這位是柳宗元,我的同班同學。雖然他不是唐朝的那個詩人,不過這個柳宗元曾經進出詩境幫助詩魂恢復詩境。」儀萱趕快接話,當年李煜在〈虞美人〉中寫下「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讓宋太宗非常不滿,所以在酒裡下毒害死他,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你剛剛說什麼身分?難道你也跟我一樣,需要去詞境裡救詞魂?」

「不是詞魂,是詞靈,我也不用去救詞靈,因為我就是詞靈。」儀萱平靜的說。

「你?你是詞靈?」宗元驚訝的睜大眼睛,上下打量儀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進出過詩境,應該可以了解,宋詞跟唐詩一樣有詞的意境,這些詞人把想法、感情、心情,放入自己的創作中,讓後世的人欣賞吟詠,也讓普通的文字具有靈氣,造就了詞靈。跟詩境一樣,詞的意境有正面的精神,也有負面的情緒,不同的是,詞靈形成時,正氣靈跟陰氣靈同時存在一個形體裡。

「本來這兩股力量互相抗衡,力量相當,可是宋詞的詞境大多是愁意重、傷感懷,所以陰氣靈愈來愈強,有時候甚至壓過正氣靈,霸占整個形體,正氣靈就必須用更大的能量把控制權拿回來。兩方長期爭鬥下消耗許多能量,形體變得很衰弱,可是兩方都不肯罷休,想盡辦法要把對方趕走。

「我知道我的法力跟陰氣靈相當,如果要把它趕走,必須借助其他的力量,所以當我拿回形體的控制權時,我在詞境裡找了五樣靈物。你應該了解詞境裡的物品具有一定的能量,像是喜蓮的蓮子。我借助這些東西的能量,加上自己的法力,做成冰凝珠,用冰凝珠將陰氣靈逼出形體之外,同時凝封它的力量。」

宗元愣愣的看著儀萱,沒想到儀萱講出這番話來。

「只是,我想得出來的,陰氣靈也想得出來。它用一模一樣的方法來對付我,找到另外五樣靈物,做成黑凝珠,我們同時施法,把對方都震出形體,原本就已經很衰弱的形體這下更是灰飛煙滅。後來兩個氣靈來到人間,找尋新的形體,而我就落在儀萱身上。」

「所以,」宗元上上下下看著儀萱,「你是儀萱?還是正氣靈?」

「都是。我有兩組記憶。我是儀萱,我記得你、學校、老師、家人;我也是正氣靈,必須設法恢復原本的能力,才能繼續維護詞境。」

宗元看看四周,發現有些地方模糊不清,像是失焦的照片。他本來還以為自己的近視度數又加深了,現在才知道是詞境開始崩壞了。

 

「所以,你要找到陰氣靈,讓它破解你身上的法力?」李煜說。

「它是不會幫我破解的,」儀萱搖搖頭,「我必須自己找出它當初所用的五項靈物,還原黑凝珠,才能破解法力。而且我還要找出陰氣靈的下落。」

「拿黑凝珠解黑凝珠,像是以毒攻毒嗎?」宗元問。

「嗯……比較像是你知道中毒的毒物成分後找出解藥。」

「那陰氣靈在人間嗎?世界那麼大該怎麼找?總不能一個個去問,你是不是陰氣靈吧?」宗元覺得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失去原本的形體後,我仍保有部分的法力,可見陰氣靈也是如此。我和它之間的關係是互相抗衡又互相連結的。我上星期買了詞選,在家裡背了幾首詞,可是從來沒有進入詞境,也沒有恢復詞靈的記憶,直到今天在國文課上。我想,我在大家的面前背出這首詞時,教室裡某個力量跟我呼應,這個力量就是陰氣靈,我和它的記憶同時因為這首詞甦醒過來。」

「你是說,」宗元打個冷顫,「陰氣靈附身在班上一位同學的身體裡?因為你把詞背出來,而它剛好也在場,所以你們兩個同時恢復記憶?」

「是的。」儀萱的眼神深邃沉重,宗元從沒有看過她這副模樣。

「你知道是誰嗎?」李煜問。

「我不知道。」儀萱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它一定知道你就是正氣靈,因為你在課堂上背完這首詞,它就恢復記憶,而你就昏倒了。」宗元說。

「我昏倒了嗎?」儀萱驚訝的問,「我以為我跟你一樣,只是痴呆了幾秒鐘。」

「我才沒有痴呆咧!」宗元瞪著儀萱,不過他很高興儀萱恢復原來講話的方式。

「它會不會也進入這首詞裡?」李煜左看右看。

「它的記憶只是被觸動,並沒有把詞背起來,應該不在這裡。」儀萱說,「而且它既然知道我在詞境中,在它的能力還沒有完全恢復前,也不會跟我硬碰硬。」

「你的意思是,陰氣靈也得找到當時你使用的五樣靈物,還原冰凝珠,來破解你的法力,才能恢復全部的能力嗎?」宗元問。

「對。所以我動作要快,必須趕在它之前先找到五樣靈物,不然,我就會被它制住,永遠不得翻身。」儀萱冷靜的說。

「班上有三十一位同學,會是誰呢?」宗元自言自語。

李煜瞇眼看著宗元,把儀萱拉到一旁。「你確定它沒有跟著你過來?陰氣靈說不定就是附在這個男生身上,不然怎麼這麼剛好,你前腳剛進入詞境,他後腳就接著進來?一般人是無法進入詞境的,你好生提防。」

 

頁數 7/7

「喂,你們講悄悄話也講小聲點,我人還在這裡耶!」宗元狠狠的瞪著李煜。

「放心,不是他。」儀萱自信的說。宗元感激的看著她。

「我們快回去吧,小心那個陰氣靈趁你昏睡的時候下毒手。」宗元說。

「好!」儀萱點點頭,她過來握著宗元的手,腦海想著教室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