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出版社
書籍出版
首頁 > 套書介紹
天龍甲(共四冊)【臥龍生精品集】

天龍甲(共四冊)【臥龍生精品集】

全四冊
規格:平裝/25開(15X21cm)
總頁數:1408頁
作者:臥龍生
出版:風雲時代

定價:960元

特價:75720元

遠流俱樂部選書額度:3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喻為「台灣武俠泰斗」,是深受讀者歡迎的武俠小說作家。

●《天龍甲》(一)(不單獨銷售)

◎天龍甲為武林奇寶,可避刀槍。武林四大凶煞受不明人士妥托,欲掌控洛陽璇璣堡主女兒莊璇璣,逼其父交出「天龍甲」,只是幕後指使者的企圖未明……

為了奪取江湖至寶天龍甲,號稱武林四大凶煞的鬼刀馬鵬、妙手高空、暗箭王傑、毒花柳媚,竟決定聯手挾持璇璣堡少堡主莊璇璣,迫使其父河洛大俠交出天龍甲。

鬼刀馬鵬的鬼刀十分神秘。沒有人看到過他身上帶刀,因為,看到過他出刀的人,都已經死了。妙手高空是江湖著名的扒竊高手,手法已達出神入化,輕功更是一絕。暗箭王傑一身暗器,卻從無人看出他暗器藏在何處。毒花柳媚嬌美動人,然而死在她手中的人,不會比鬼刀、暗箭少。

江湖上四大凶煞為何齊聚一堂,並甘願接受一紅袍大漢所給的密函指使,前往璇璣堡取天龍甲?

天龍甲又稱天蠶衣,據說可避刀槍。而這件武林寶衣,正在璇璣堡主莊冠宇手中。

不料,這卻是莊璇璣以自己為誘餌所設下的計中計,因為,她打算帶領四大凶煞,陪她一探江湖新興的龐大秘密組織「活人塚」……

◎目錄:

第一章 鬼刀 妙手 暗箭 毒花 璇璣堡

第二章 入虎穴 探隱秘

第三章 四凶煞各使絕學

第四章 捨身許婚 四公子棄暗投明

第五章 接刀手法高絕 藝業不減鬚眉

第六章 過關斬將

第七章 遊遍活人塚

●《天龍甲》(二)(不單獨銷售)

◎璇璣堡主河洛大俠莊冠宇的女兒莊璇璣,才慧令人折服,武功莫測高深。她穿天龍甲衣,可謂刀槍不入,並遵天師之命,出道搜羅天下豪俠,欲毀去譚奎製造的活人塚,以挽救武林大劫!

莊璇璣將四大凶煞帶來的地方,就是「活人塚」。「活人塚」的意思,顧名思意就是活人的墳墓。進了這座農莊的人,就像是走進了墳墓一樣。「活人塚」不但能將各大江湖世家、武林九大門派的高手,盡皆變成「活著的死人」為其效命,並且還企圖以天竺武功,一遂統一江湖的野心。

原來,莊璇璣之父日前接到了一份活人塚的請帖,要他於本月之內,一定要到活人塚參與一場盛會。莊璇璣決心代父赴約,用計將四大凶煞拐來,助其一臂之力。她瞭解自己,除了她身兼三位奇人之長,一身武功之外,還有一樣自己瞭解的武器,那就是她的美麗。

莊璇璣離開璇璣堡時,已暗下決心,準備把上天賦予自己的美麗,當做是一種對敵的武器運用。她身受三位高人培養,傳給了她一身武功,也交給了她一個責任。一個沉重的責任。那就是要她對付活人塚!

【目錄】

第八章 逍遙堂火焰洞

第九章 風雨同舟 涉險蹈火

第十章 生死之搏 兔死狐悲

第十一章 舌辯鬥智谷顯神通

第十二章 強敵窺伺 何去何從

第十三章 智除蠱毒

第十四章 遭暗算 誤飲化功散

第十五章 潛移默化 有驚無險

●《天龍甲》(三)(不單獨銷售)

◎貌美如花、才智雙全的莊璇璣,自然吸引無數天下男子目光,只是,她芳心屬誰?誰能真正贏得美人歸?

四大凶煞折服於莊璇璣的才能之下,甘心受她差遣,對付活人塚。莊璇璣貌美如花,也早已下定決心全身心奉獻,因此遇上龍公子,為強大自身力量,答應了他的求婚。只是龍公子之後死去,又有一青衫人向她求婚,莊璇璣察覺自己前次允婚太過草率,因此並未答應。事後,卻又擔心因此樹下強敵。

除此之外,在之前璇璣堡浩劫時挽救璇璣堡的長安花花公子花滿樓,也令莊璇璣捉摸不透。常言道:最可怕的人,往往是站在最陰暗的地方,只怕花滿樓的名氣,和他的為人,有很大的不同。

莊璇璣也告知眾人,今後江湖上,如若能夠恢復平靜,四大凶煞都是出力最大的人,不過,贏得的絕不是什麼實質報償,因為,她們不是去統治江湖,而是解救江湖上的危惡、險難,眾人將得到的報償,也不是權力,而是武林人物對其的尊敬之心。

【目錄】

第十六章 重整堡聲 嚴陣以待

第十七章 許婚條件 先公後私

第十八章 機關消息 層出不窮

第十九章 較技較智 棄暗投明

第二十章 舌戰探虛實

第廿一章 憑三寸舌 高手歸附

第廿二章 金龍令主

第廿三章 才子巾幗 相得益彰

●《天龍甲》(四)《大結局》(不單獨銷售)

◎《天龍甲》是一部罕見的武俠推理小說,其中,有為了正邪之爭所精心策畫的離間計、反間計,更有人性在面對利害時,顯現的反覆與背叛……

四大凶煞在莊璇璣的帶領下,一直同心協力。然而,毒花柳媚卻在一偶然的情況下,查覺妙手高空的異狀,懷疑他與活人塚私通,且可能是活人塚內地位崇高的身分。

這個發現完全出乎莊璇璣的意料之外,因為在四大凶煞之中,高空是最和善的一個人,他具有的技能,看上去,不似馬鵬那「穿心一刀」霸道、柳媚的「彈指飛毒」那麼凶厲,但他的技藝,卻有著強大的韌性,難做預測。

看來高空在四大凶煞中,並不突出,但如仔細地研究他,卻會發覺他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

但這只是單純技藝上的衡量,四大凶煞,縱橫江湖,做的是計價殺人,無本生意,每個人都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往事、隱秘。

但高空會和活人塚勾結,倒是莊璇璣完全沒有想到的事!如果高空真是內奸,那麼,情況就危急了……

【目錄】

第廿四章 風雨同舟 生死一命

第廿五章 內奸之謎

第廿六章 痛失知音 節哀順變

第廿七章 損兵折將 兩敗俱傷

第廿八章 主力決鬥 存亡之搏

第廿九章 大羅罩

第三十章 邪不勝正 活人塚敗亡

{點小圖可放大}

{點小圖可放大}

導讀-

精彩試閱:天龍甲(一)【精品集】

鬼刀馬鵬,沒有人看到過他身上帶刀,看到過他出刀的人,都已經死了。

馬鵬有一句名言:真正殺人的刀,是放在人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馬鵬的刀,就像鬼一樣,需要的時候,才會出現。

鬼刀的神秘,是他的刀,他的人並不神秘,而且,看上去也不兇惡,但也不討人喜歡,不出刀的時候,和平常人沒什麼不同。

他喜歡穿著黑色的衣服。

現在,他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衫,正坐在黃沙渡口的煙雲樓上吃酒。

黃沙渡口不是大地方,煙雲樓也不是天下名樓,而且搭建的很簡陋。

這裡的風景,實在不怎麼好,面對著無風三尺浪的黃河,和一片黃泥——河套。

據說煙雲樓,常常被氾濫的河水沖走,就像過眼的雲煙一樣,今年的煙雲樓,和明年的煙雲樓,也許已經不是同一座樓。

但煙雲樓也有吸引人的地方,這裡的黃河鯉魚,燒得特別好吃,黃河兩岸數百家飯店,沒有一家燒魚的手藝,能好過煙雲樓。

這裡也是南來北往的渡河要道,三、四十艘渡河的木舟,雲集於此,這就形成了一個小碼頭。

煙雲樓不是名樓,可是生意不錯,二十幾張桌子,七、八十個座位,經常客滿,因為,這裡除了燒的魚好,自釀的酒也好。

但今天的客人很少,煙雲樓上,只有鬼刀馬鵬一個客人。

妙手高空,江湖上第一名扒竊高手,他的手法,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能在大庭廣眾之間,解下人繫褲子的腰帶,如非那人的褲子脫落下來,你絕對感覺不到腰帶已經被解去。

除了他的偷竊之技,冠絕江湖之外,他的輕功亦是稱絕一時,能夠攫取兩丈左右的空中飛鳥。

這樣一個人物,如是想取一個人的性命,自然很難防得,所以,他和鬼刀一樣,也是江湖上人人畏懼的殺手。

但高空有一點和馬鵬不同,那是他的長相,很英俊也很瀟灑,加上一件藍緞子長袍,看上去,就像是豪門侯府的公子哥兒。

奇怪,高空也行入煙雲樓。

鬼刀馬鵬對這位妙手空空,似是很具戒心,自高空步入煙雲樓後,馬鵬的兩道眼神一直在警覺地盯著他。

高空大概也心中有數,苦笑一下,選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去。

兩個人保持了相當的距離,中間隔了七、八張桌子。

高空和馬鵬一樣,叫了一盤燒魚,一壺酒,自斟自飲。

暗箭王傑,四個字,提起來人人頭疼,不知道他幾時會發出暗箭,暗箭,只是個籠統的說法,正確點說,他有一身暗器;但在表面上絕對看不出他帶有暗器,他身上不帶鏢囊,不帶皮裘(?),誰也看不出他暗器藏在什麼地方。

但他能在一剎那間打出八種不同的暗器,舉手投足之間,追魂奪命。

王傑的臉很白,只是白得不見血色,似乎是全身都散發出一股寒意,襯著一襲白衫,就像是冰雪合成的人。

現在,王傑正步入煙雲樓。

馬鵬、高空、王傑,六道目光交觸在一處,三個人都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他們在江湖上的凶名,等量齊觀,技藝也各有所長,也見過面,也相互認識,但彼此都盡量逃避,一旦碰上頭,也只是匆匆一面,就立刻走開,絕不會坐在同一座酒樓上吃酒,更不會三個聚在一起。

但是今天,情形有些反常,王傑看到了馬鵬、高空之後,並未回頭而去,反而找了一處桌位坐下來,不過他選的位置,離兩人都遠一些。

煙雲樓上,只有這三個人,但卻坐成了一個大三角形,各據一方。

王傑也叫了酒菜。

毒花柳媚,見過的人,總想再見見她,她實在長得很美,她剛好和王傑相反,總是帶著一抹動人的微笑,不論是什麼時候,她的笑容都不會消失,事實上,她整個人,都像盛開的花朵一樣,帶給人喜悅、歡愉。

她也有不笑的時間,可是沒有看到過,因為看到的人,永遠無法說出來她不笑的樣子。

死在她手中的人,不會比鬼刀、暗箭少,但卻沒有人覺著她可怕,因為她殺人不用刀,也不用暗器,用毒。

有毒的花,一向特別美麗。

她選擇衣服的顏色,也和她的人一樣,是引人遐思的粉紅色。

柳媚穿著一套粉紅的衫裙,像蝴蝶似的奔上了煙雲樓。

看到了各據一方的鬼刀、妙手、暗箭,毒花柳媚也不禁為之一怔。

她的確很驚愕,但嘴角間那一抹淡淡的笑意,並未消失。

鬼刀馬鵬、妙手高空、暗箭王傑,對毒花柳媚的出現,心中驚震的程度,似是尤在毒花之上。

三個人臉色同時一變。

但他們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地恢復了鎮靜。

四個人的心中,同時在打轉,暗道:怎麼他們三個人,也都來到了這裡,難道,都和我的遭遇一樣麼?

煙雲樓的黃河鯉魚、自製美酒雖然好,但並非世間珍品,絕不可能把這武林中四大凶煞,一齊吸引到這裡。

這四個人聚在一塊兒,對他們來說,還是第一次。

柳媚打量了三人一眼,直對鬼刀馬鵬行了過去。

馬鵬立刻提高了警覺,暗作戒備。

舉手理一理鬢邊秀髮,柳媚在馬鵬對面一張桌子旁坐下,笑道:「馬兄,小妹想一想,還是和馬兄坐一起好。」

馬鵬冷冷地嗯了一聲。

柳媚道:「我怕王兄的暗箭,又怕高兄扒去我身上的珠寶銀票,所以,小妹選擇了馬兄。」

馬鵬冷笑一聲,道:「兄弟可不作如是想。」

柳媚道:「馬兄怎麼想呢?」

馬鵬道:「兄弟只希望你柳姑娘別在我酒菜裡動手腳,把兄弟給毒死了。」

柳媚嫣然一笑,道:「馬兄的穿心刀,快如閃電,小妹可沒有對你下毒的膽子。」

馬鵬道:「但願如此。」

高空哈哈一笑,道:「我說柳家大妹子,你真是多慮了,你身上的銀票、珠寶,哪一樣沒有毒,兄弟就算餓上十天半個月,也不會動你的腦筋。」

柳媚道:「這才是好朋友啊!其實,咱們天南地北的各謀生路,一向難得見面。四個人碰在一起,這還是第一次,大家也應該親近、親近才對,但不知王兄意下如何?」

王傑道:「兄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親近嘛,大可不必。」

柳媚笑了一笑,道:「王兄,你每天擺著那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就不覺著難過麼?」

王傑道:「人心難測啊!遠一點總比近一點安全些。」

柳媚歎息一聲,道:「這麼說來,王兄不肯給小妹一個面子了。」

王傑冷冷說道:「柳媚姑娘,在下一向獨行其是,素不和人搭檔,也用不著和人交往,柳媚姑娘的好意,只有心領了。」

柳媚望望窗外濁浪洪流,笑一笑,道:「我想諸位都不會是被這滔滔的黃河濁浪吸引而來,這地方實在沒有什麼好看的。」

高空道:「這煙雲樓的黃河鯉魚,可是天下聞名,味道實在不錯。」

柳媚道:「高兄難道真是為了品嚐這黃河鯉魚而來麼?」

高空輕輕咳了一聲,道:「這倒不是。」

柳媚道:「那是為什麼來的呢?」

高空道:「這個……這個……柳姑娘也不是追蹤兄弟來此的吧?」

柳媚道:「高兄嘛,相當英俊,但小妹還未傾心到千里追蹤來此的境地。」

高空舉杯喝酒,不再回答柳媚之言。

柳媚也喝了一杯酒,自言自語地說道:「其實,大家能共聚,傾心一談,也許對咱們都有些幫助。」

鬼刀馬鵬道:「柳姑娘想說什麼?」

柳媚道:「談談咱們來到這黃沙渡口,煙雲樓上真正的原因啊!」

高空道:「對!我贊成柳家大妹子的意見,獨木難支大廈,但如聯合了四人之力,放眼天下……」

突然住口不言。

原來,此時,正有一個沉重的腳步之聲,登樓而來。

四個人,八道目光,都不自禁地轉望樓梯口處。

一個身著紅袍,面如赤金,身軀高大的人,緩緩登上了樓梯。

精彩試閱:天龍甲(二)【精品集】

項青陽叫開了木門。

開門的是個垂髻女婢。

項青陽道:「向內傳報,就說璇璣姑娘拜訪南宮主人。」

那女婢點點頭,道:「南宮主人已在廳中候駕。」

莊璇璣行入廳中。

只見一個五十上下的老者,和一個二十四、五的英俊少年,分座在廳上兩張太師椅上。

馬鵬見過南宮世家的老主人,一入廳中,立刻失聲叫道:「是南宮豪。」

南宮豪是南宮世家上一代的主人,就算沒有見過南宮豪的人,也聽過這個名字。

莊璇璣低聲道:「他真是南宮豪?」

馬鵬道:「錯不了,在下見過他三次,但不知南宮世家的老主人,是否還記得我?」

那端坐的老者說道:「記得,你是鬼刀馬鵬。」

鬼刀馬鵬雖然是江湖上著名的殺手,但對南宮世家的老主人,心中還有幾分敬畏。

當下抱拳一揖,道:「馬鵬見過南宮老主人。」

南宮豪輕輕一拂胸前的長髯,道:「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替舊人,我老了,今後江湖上的天下,都是你們的了。」

馬鵬笑一笑,道:「老前輩誇獎了,晚進在江湖上的聲譽不好。」

南宮豪輕輕吁一口氣,欲言又止。

這時,坐在一側的年輕人,突然低聲說道:「爹,你該運功了。」

南宮豪站起身子,點點頭,道:「好!諸位來看我,現在,咱們已經見過了,而且也談了不少的話,諸位也可以去了。」

莊璇璣道:「老前輩,請再稍留片刻,晚進莊璇璣,還有事向前輩請領教益。」

目光突然轉注項青陽的臉上,道:「項總管,我真是你們的貴賓麼?」

項青陽道:「千真萬確,如非貴賓,這活人塚內,豈是任人參觀的地方。」

莊璇璣笑一笑,道:「好!那我就斗膽請項總管給我一個薄面。」

項青陽道:「姑娘有事情,只管吩咐。」

莊璇璣道:「兩位請出去一下,給我們一點輕鬆交談的時間。」

項青陽道:「姑娘,咱們一直很謹慎隨護姑娘,不知哪裡有妨礙。」

莊璇璣道:「不是妨礙,我只是一個請求。」

那中年美婦低聲說道:「二總管,莊姑娘既然說出來了,咱們應該答應的。」

項青陽點點頭,道:「莊姑娘,日後,咱們如能常處,還望多多照顧。」

莊璇璣道:「如若有一天,我真照顧得到你,我想你的才幹,應該幹上大總管。」

項青陽笑一笑,道:「姑娘果然是有著人所難及的才慧。」

那中年美婦,已然轉身行出了大廳。

項青陽道:「不要太久,長話短說。」

望著項青陽遠去的背影,低聲說道:「龍公子,守著大門,任何人要進來,就發出警告。」

龍公子點點頭,轉身行了出去。

莊璇璣道:「南宮主人,晚輩想請教的第一件事,就是老前輩怎會在此?」

南宮豪點點頭,道:「莊姑娘是……」

莊璇璣接道:「老前輩不必多疑,晚輩是有意混入此地。」

南宮豪道:「他們把你當做貴賓接待,又是為了什麼?」

莊璇璣笑一笑,道:「這件事很玄妙,好像是他們……他們有一個,有一個……」

有一個什麼?莊璇璣實在無法說得出口。

雖然,她有著高潔的志行,過人的才慧,也有著與眾不同的看法。

她瞭解自己,除了她身兼三位奇人之長,一身武功之外,還有一樣自己瞭解的武器,那就是她的美麗。

她離開璇璣堡時,已暗下決心,準備把上天賦予自己的美麗,當做是一種對敵的武器運用。

她身受三位高人培養,傳給了她一身武功,也交給了她一個責任。

一個沉重的責任。

那就是要她對付活人塚。

她心中很猶豫,她對自己要以清白女兒之身混跡江湖之事,心中一直有些畏懼,但活人塚一封邀約河洛大俠莊冠宇的信,使得莊璇璣下了決心,代父赴約而來。

她雖然心理上早已經有了準備,但這種事,仍然是很難出口。

導讀二

精彩試閱:天龍甲(三)【精品集】

青衫文士右手一揮,忽然間,又閃起一片扇影。

就像有千萬把的摺扇,早已罩在了他的身上。

扇影斂收,青衫文士的人影重現,仍然好好地站在那裡。

他的摺扇已經合了起來。

只見他一張摺扇,數千枚銀針,和一柄飛刀,全數的散落了下來。

王傑呆住了。

四大凶煞全都呆住了。

他們出道江湖以來,從未遇到這樣的高手。

莊璇璣使他們內心中生出了無比的敬意,但莊璇璣一直沒有和他們真正的動過手。

如論震駭的力量,這青衫文士給他們的,比莊璇璣還要強大。

四大凶煞都有著很豐富的江湖經驗,心中都瞭解,如若單打獨鬥,只怕四個人之中,任何人都無法接下對方三招。

看來,也只有四個人合手一擊了。

但四個人心中明白,縱然合手一擊,也是勝少敗多。

但形勢迫人,四個人除了合手一擊之外,似乎也別無良策了。

長長吁了一口氣,馬鵬緩緩說道:「無怪閣下的口氣那麼狂妄,確然有著了不起的高明。」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看來,你們四大凶煞都還有一點自知之明。」

馬鵬道:「就算咱們自知非敵,這一戰也非拚不可。」

「那不是徒逞血氣之勇,對敵之前,先無信心,怎麼能克敵制勝呢?」

這聲音,熟悉的很,也正是四大凶煞盼望的聲音。

莊璇璣緩步由廳中行了出來。

馬鵬笑一笑,道:「見過姑娘。」

莊璇璣道:「不用多禮……」

目光一掠那青衫文士,接道:「你要找我?」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不錯,我要找你。」

聽口氣,似乎是兩個人早已認識。

莊璇璣道:「現在,你已經見到我了。」

青衫文士道:「時猶未晚,對麼?」

莊璇璣道:「那要看,你怎麼樣解釋這句話了。」

青衫文士道:「好!我想先聽聽你姑娘的解釋。」

莊璇璣道:「其實,這也不是一件很深奧的道理,只是我們彼此間的看法而已。」

青衫文士道:「你的看法呢?」

莊璇璣道:「目下江湖上正面臨一場浩劫,你這一身武功造詣,對江湖大局,應該有些幫助。」

青衫文士道:「可以,這一次,我下山找你,就是想為江湖大局,稍盡綿力,不過……」

莊璇璣接道:「有條件?」

青衫文士道:「對!有條件,在下既無爭勝江湖之心,也沒有逐鹿武林之願,如若我為江湖上正義盡一份心力,那只是為了一個人。」

莊璇璣道:「為誰?」

青衫文士道:「你。」

莊璇璣道:「為了我?」

青衫文士道:「對!只要你能給我一個很明確的交代,我就會全力以赴。」

莊璇璣微微一笑,道:「要我交代什麼?」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璇璣姑娘,有些事,你知,我知,也就夠了,用不著讓這些庸俗之人知道。」

莊璇璣笑一笑,道:「事無不可對人言,不論什麼事,你儘管請說。」

青衫文士一皺眉頭,道:「你一定要我說明白麼?」

莊璇璣道:「不錯。」

青衫文士道:「好,你只要答應嫁給我,我就留在璇璣堡。」

莊璇璣道:「哦!」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你現在,正是需要人的時候,而我留下來,對你有很大的幫助。」

莊璇璣笑一笑,道:「璇璣堡需要人手,不過,我不會答應你的條件。」

青衫文士道:「莊璇璣,你想想清楚,當今江湖之上,除了我之外,還有什麼人能幫助你。」

莊璇璣道:「吾道不孤,你不願幫忙,儘管請便。」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你可曾想到,我如不為你用,很可能為敵所用。」

莊璇璣笑一笑,道:「我想你應該不是那樣的人。」

青衫文士道:「很難說,姑娘應該知道,因妒成恨這句話。」

莊璇璣歎息一聲,道:「我們之間,本無恩怨,自然也談不到妒恨二字了。」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那是你姑娘的感覺,在下本是閒雲野鶴,天下沒有我掛心的事,現在,在下卻有了一件心事。」

莊璇璣道:「和我有關?」

青衫文士道:「不錯,一個人,如若有十件心事,他可以一件也不用完成,如若只有一件心事時,必將會全力以赴,直到心願完成為止。」

莊璇璣道:「有些心願,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窮其一生,也沒有完成的機會。」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璇璣姑娘,可是勸我麼?」

莊璇璣冷冷說道:「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青衫文士臉色一變,道:「好!那就先殺四大凶煞。」

莊璇璣道:「很可惜,你已經錯過這個機會了。」

精彩試閱:天龍甲(四)《大結局》 【精品集】

這地方沒有人防守,但僅有一條長約一丈左右的甬道,通入臥室,關上甬道口處的一扇門,就再無可通之路。

現在,莊璇璣關上了那扇門。

柳媚輕輕吁一口氣,道:「姑娘,咱們中間有內奸。」

莊璇璣心頭震動了一下,笑道:「誰是內奸?」

柳媚道:「高空。」

完全出了莊璇璣的意外,在四大凶煞之中,高空是最和善的一個人,他具有的技能,看上去,不似馬鵬那「穿心一刀」霸道、柳媚的「彈指飛毒」那麼凶厲,但他的技藝,卻有著強大的韌性,難做預測。

看來高空在四大凶煞中,並不突出,但如仔細地研究他,卻會發覺他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

但這只是單純技藝上的衡量,四大凶煞,縱橫江湖,做的是計價殺人,無本生意,每個人都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往事、隱秘。

但高空會和活人塚勾結,倒是莊璇璣完全沒有想到的事。

理一理鬢邊散髮,莊璇璣平靜地說道:「柳大姊,有什麼證據麼?」

柳媚道:「沒有什麼明顯的物證,但是我親眼看到的。」

莊璇璣道:「柳大姊看到了什麼?」

柳媚道:「在鐵人和那藍衫人對抗的過程中,我悄然行向高空,我看到他用『傳音入密』之術,和那藍衫人交談。」

莊璇璣內心中有著劇烈的震撼,雖然,她一直在提高警覺,不讓自己的震驚神情,形諸於外,但仍然忍不住呆了一呆。

她是有著高度自制能力的人,但仍然無法控制得很好。

幸好,柳媚並沒有很留意,只是接著說道:「是完全想不到的事情,我完全呆住了。我又悄然退了回去,一直在想,應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姑娘。」

莊璇璣道:「除了我之外,你還告訴了什麼人?」

柳媚道:「沒有,我本來想質問高空的,但我忍下了沒有問他。」

莊璇璣道:「哦!沒有告訴馬鵬和王傑?」

柳媚道:「沒有,我想了很久,覺著還是該先告訴姑娘。」

莊璇璣道:「柳大姊,我很感謝你,但我要多問一些事,你不要生氣才好。」

柳媚道:「姑娘請問。」

莊璇璣道:「你怎能肯定,他是和那藍衫人在說話?」

柳媚道:「我看到了他發音的角度,正對著那藍衫人。」

莊璇璣陷入了沉思。

沉思了良久之後,才緩緩說道:「柳大姐,你覺著這件事應該如何處置?」

柳媚道:「我就是不能決定,才來告訴姑娘。」

莊璇璣道:「好!這件事,暫時守秘密,不要說出去,讓我仔細地想想看,如何處置。」

柳媚歎口氣,道:「姑娘,我不懂口形,看不出他說些什麼,但他能和那藍衫人交談,他在活人塚的身份,一定很高了。」

莊璇璣笑一笑,道:「這很難說,他可能是活人塚派來的一個重要人物,也可能是一個身份極高的主腦……」

語聲一頓,接道:「柳大姐,高空和那藍衫人交談的事,有沒有被別人發現的可能?」

柳媚道:「我們都分配了一定的位置,除非有意監視他,很難發現。」

莊璇璣道:「謝謝你,柳大姐想想,高空會不會也發現了你?」

柳媚道:「我想不會,因為,我發覺了這件事後,一直隱藏的很好。」

莊璇璣道:「你先去吧!別露出聲色,如是高空真是活人塚的主要人物之一,他在武功造詣上,一定有很高的造詣,他要是對你動了疑,很可能會用非常的手段。」

柳媚道:「我會小心的,一向,我覺著他很可愛,在我們四個人中,他是最和善,也是最講理的一個人,現在,我覺得他好可怕。」

莊璇璣道:「不要著了痕跡,像往常一樣和他們相處,你先去吧!」

柳媚似是還想說什麼,但卻欲言又止,轉身而去。

目睹柳媚離去,莊璇璣又陷入了苦思之中。

柳媚會不會因情生恨,故加陷害?或是柳媚忽然發現了兩人之間,過去有過什麼仇很?

高空可能是活人塚的人麼?以他過去的表現,一點也瞧不出來……

以莊璇璣的才智,苦苦思索,竟也難有一個論斷!

這是個惱人的問題。

莊璇璣完全被困擾住了。

她挾絕世容色和無與倫比的才智,初入江湖,就促成了江湖上一次急劇的大變。

如若她沒有進入活人塚,活人塚也許不會這麼快正面發動。

自然,那會使活人塚有更多的時間,佈置的也更嚴密一些。

莊璇璣以無上智慧,在幾乎是不可能的環境下,建立起了一股力量。

這股力量,來自敵人,來自江湖上計價取命的兇手。

但他們都是人,都有人性。

莊璇璣掌握了人性善的一面,所以,她能用人。

活人塚的人,掌握了人性中惡的一面,所以,他們也能用人。

這是人性中兩個極端,被活人塚、莊璇璣分別地掌握了,所以,兩個人都成功了。

但善與惡之間,究竟是哪一個的力量大一些,正面臨著一種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