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出版社
書籍出版
首頁 > 套書介紹
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18K硬殼精裝版】(預購)

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18K硬殼精裝版】(預購)

硬殼精裝,18K(17 × 23cm),496頁

定價:580元

特價:79458元



※兩岸三地首部探究古龍小說文本原貌的著作

※圖文並茂,書中穿插相關版本、連載、古龍手稿等珍貴資料

※歷時十年,遍閱台港澳、東南亞及大陸的古龍小說版本(包括連載),對各版本的文本差異進行分析匯總,考據出最能反映古龍原稿面貌的文本,逐部擇要介紹給讀者

※逐部梳理文本延續的脈絡,並在台港本、大陸本的收藏選購上提供指引

※精確考證含有代筆的古龍小說的代筆起止點

※解答各部古龍小說相關的問題和疑惑


封面題字:著名美術指導 陳民生

資深古龍研究者程維鈞花費十年心血,還原古龍小說原貌!只因為他認為,「這是一件前人沒有做過,卻極有意義的事!」


古龍小說魅力無限,然而你知道古龍處女作《蒼穹神劍》為何被刪節十餘萬字?

《鳳舞九天》為何佚失約一萬三千字的古龍親筆文字?

《七種武器》究竟有沒有寫完?《劍神一笑》從何處開始由誰代筆?

有些喜愛古龍作品的朋友常會說:是不是古龍本人的手筆,一看便知。倪匡曾贊嘆:「古龍作品的人物,簡直一個個要從書中跳來」,極言古龍作品之生動好看。這正是因為古龍作品常有一股靈氣流淌於字裡行間所致。

然而,由於古龍當年發表作品時,多數都是先在報紙或雜誌連載,隨後才由不同的出版社自行結集出書,嗣後又因諸出版社輾轉交替,而因武俠小說只被當作休閒讀物,以致編輯在處理時往往漫不經心,甚至妄行增刪,以致不同讀者所看到不同時期、不同版本的古龍作品,往往出現不同的錯漏或訛誤,令人氣結。「十年辛苦不尋常」,深具古典文學素養的程維鈞先生由於喜愛古龍作品,不惜花費十年以上時間,窮蒐冥索,旁徵博引,全面還原古龍各部作品的文本原貌,指出各出版社文本上的優劣,並細心考證與解答作品相關的種種疑惑。

有了這部《本色古龍》,關於「古龍靈氣究竟是如何形成的?」這個既抽象、又真切的問題,終於有了一個可以溯源探看的入口。

名人推薦

  古龍長子 鄭小龍 重磅作序推薦

  著名學者 龔鵬程、林保淳/著名文化評論家 陳曉林 極力推薦


  未來,一代又一代研究古龍其人其文的學術菁英,均將視程維鈞的這部《本色古龍》為不可繞過的奠基之作。──著名文化評論家 陳曉林

  程先生不惜花費十餘年的心血,潛心研究家父作品並完成這本大作,默默付出不求回報,這樣的「俠義精神」令人深感敬佩。──「古龍著作管理發展委員會」會長 鄭小龍 古龍長子

  《本色古龍》這本書的出版,對古龍,乃至於武俠小說的研究,都可說是破天荒的一次嘗試,相信是絕對有功於士林及武林的。──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 林保淳


>>> 前往單書頁 看內頁版型 >>>







目錄一覽

古龍早期小說封面、報刊資料

題詩  曉林處夜談歸來作多涉古龍事/龔鵬程

推薦序 溯源探看古龍的靈氣──《本色古龍》非同凡響/陳曉林

推薦序 發揚俠義精神,推廣古龍文化/鄭小龍

推薦序 漫道學人多讜論,且看豪傑出民間/林保淳

自序  十年磨一劍,今日把示君/程維鈞

【上篇 原貌探究】

綜述

◎試筆期


.蒼穹神劍

.劍毒梅香

.殘金缺玉

.劍氣書香

.遊俠錄

.湘妃劍

.孤星傳

.飄香劍雨

.月異星邪

.神君別傳

.失魂引

.劍客行

.彩環曲

.護花鈴

◎探索期

.情人箭

.大旗英雄傳

.浣花洗劍錄

.武林外史

.絕代雙驕

.名劍風流

.楚留香系列(一 ─ 三):血海飄香、大沙漠、畫眉鳥

◎成熟期

.多情劍客無情劍

.楚留香系列(四 ─ 五):借屍還魂、蝙蝠傳奇

.蕭十一郎

.歡樂英雄

.流星.蝴蝶.劍

.大人物

.楚留香系列(六):桃花傳奇

.邊城浪子(風雲第一刀)

.七種武器系列(一 ─ 五):長生劍、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環、霸王槍

.陸小鳳系列(一 ─ 六):陸小鳳、鳳凰東南飛、決戰前後、銀?賭坊、幽靈山莊、隱形的人

.絕不低頭

.九月鷹飛

.火併蕭十一郎

.七殺手

.劍.花.煙雨江南

.天涯.明月.刀

.血鸚鵡

.拳頭(狼山)

.三少爺的劍

.白玉老虎

.圓月.彎刀(刀神)

.碧血洗銀槍

.大地飛鷹

.七星龍王

.七種武器系列(六):離別鉤

.英雄無淚

.楚留香系列(七):新月傳奇

◎衰退期

.飛刀,又見飛刀

.陸小鳳系列(七):劍神一笑

.風鈴中的刀聲

.楚留香系列(八):午夜蘭花

.大武俠時代:賭局、狼牙、追殺、海神、獵鷹、群狐、銀雕

.財神和短刀

【下篇 代筆考證】

.綜述

.最後全都亂了套──《名劍風流》

.隱形的人,隱形的文──《鳳舞九天》

.浪費一個好書名──《劍.花.煙雨江南》

.半部驚魂──《血鸚鵡》

.刀在,神已不在──《圓月.彎刀》

.沒能笑到最後──《劍神一笑》

.不如無尾──《風鈴中的刀聲》

.《龍吟曲》小考

.《手槍》小考

結語 吹盡狂沙始到金

附錄 古龍小說原刊本與修訂本一覽表

誌謝

{點小圖可放大}

作者-

程維鈞

現任古龍武俠論壇總版主。一位熱愛古龍的十足有心人,資深古龍版本研究專家。花費十年光陰進行非常人的苦功,用心蒐集、比對古龍各版本的差異,全心全意只希望古龍的原稿能不被抹滅,百分百重現。一九七四年生,祖籍浙江平湖,生於江蘇張家港市,從事文學、戲劇創作多年。二○○五年開始研究古龍小說版本,引發廣泛關注,被譽為古龍版本學的先行者,尤擅文本鑒別和代筆考證。

{點小圖可放大}

導讀-

作者自序

十年磨一劍,今日把示君

程維鈞




暢銷不衰的文學著作,都會有不同的版本。非但年代、裝幀、印刷、紙張、字體有差別,甚至文本內容都會增刪、修改、變化。

在長時間的流傳過程中,一部名著甚至會衍生出幾十種不同版本。

《紅樓夢》就是個很典型的例子。

古龍小說呢?

古龍小說本身當然是非常受歡迎的,也已暢銷了足足半個多世紀,而且每一次再版都能重新引發熱潮。

古龍小說不但可讀、耐讀,寫的雖然是武俠,但卻有著極高的藝術成就和文學價值,甚至可以寫進中國文學史。

在這一點上,無數學者和批評家已經給過古龍足夠高的讚譽,當然用不著我再來多話。

我要說的是古龍小說的版本,更具體一點說,就是文本。

          ×      ×      ×

二○○六年的某個春夜,我的書桌前攤開著兩套《邊城浪子》(原名《風雲第一刀》),一套是農村讀物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一套是珠海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同一部作品的兩種版本,在文字、章節、分段、情節分隔符號等方面竟然存在巨大的差異,閱讀感受可謂天差地別。

我寫了篇詳細的文章,附上書影,發到「古龍武俠論壇」上,並特意用了個很吸引眼球的標題:稀世珍本──農村讀物一九八八版《邊城浪子》賞析(附珍貴後記)。

這篇文章引發的熱議,至今還讓我難忘。農村本(承自香港武俠春秋本)原汁原味、細緻入微的閱讀感受為大家所認同,相比之下,經過刪改後的珠海本(承自台灣漢麟本)則大為失色了。

從那一刻起,大家才意識到古龍小說版本、尤其是文本內容的重要性。

從那一刻起,我漫長艱辛,也充滿快樂滿足的文本研究之路開始了。



我們如今讀到的每一部古龍作品,相較其原稿面貌,或多或少都經過了增刪和修改,有些已面目皆非、原味盡失,有些改動雖然不大,但丟失了一些頗具研究價值的東西。

不幸的是,有些作品在初刊時就已被出版社和編輯擅自作了改動。

當然這不能完全歸咎於出版社和編輯,因為在那個年代,武俠小說的地位本來就不高,沒有誰想到古龍小說日後會歷久彌新,成為流行文學中的經典。另一方面,經作者授權以後,編輯也可以對文本進行一定的修改潤色。

但是隨心所欲的大肆刪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古龍作品尤其是後期佳作,在章節、分段、情節分隔符號的設置上均非常講究,文字精練靈動,內涵豐富,一改動則意境全失。

幸運的是,還是有少數原刊本反映了作品的原貌,讓我們能通過文本考據,挖掘出原汁原味的古龍小說。

          ×      ×      ×

我很難用言語來形容這種考據工作的繁瑣和艱辛,雖然我心裡很清楚──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每部古龍小說都在台港兩地出版過多次,有少則三四種、多則七八種版本,其中有原刊本,有修訂本,還有翻印本和再版本,要想瞭解它們的文本面貌,就得一種一種地去收集去查閱,缺一種都不行。

那個時候,從大陸購買台版古龍書是件很困難的事。但是沒有台版古龍書,研究文本就等於紙上談兵。

為此我在某家C2C平台上找到了一位代購台版書的賣家,讓她從台灣拍賣網站替我拍下書,發給她在台灣的朋友,集中裝箱後,再海陸聯運發過來。書輾轉到我手裡,常常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就這樣,我一本一本地瞭解台版古龍書的面貌。

然後我再用同樣的方法去收集港版。一些港版古龍書的價值,也是那個時候開始被發現的。

還有浩如煙海的大陸本,也是研究不可或缺的環節,也需要去瞭解。

此外,有些書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能寄希望於各種報刊的早期連載,要找尋它們,就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了。

而收集僅僅是研究的第一步。

          ×      ×      ×

好不容易將所有的版本資料都收集得差不多了,才開始下一步──分析比對。

記不清楚有多少次,深夜燈下的我,像練武般雙手齊出,翻動書頁,一行行、一字字地比對,這個時候就恨不得能像書中的武林高手那樣,一隻手頂幾隻手用,讓我可以拍書影、敲鍵盤,記錄比對出的文本差異。

對各種版本的文本差異進行匯總和分析,考據出最能反映古龍原稿面貌的版本,整理出文本延續的脈絡。這是第三步,也是最費腦力的一步。

然後才是撰文總結,圖文並茂地發佈在論壇上,讓大家一目了然。

於是,便有了「古籍溯源」、「代筆考證」系列文章的問世。這些文章,就是《本色古龍》的雛形。



還原各部古龍小說之原貌,正本清源,解析疑義,區分代筆,並在台港本、大陸本的選購收藏上提供一定的指引。

──我一直認為這是一件前人沒有做過,卻極有意義的事,這也是我寫作和出版《本色古龍》的目的。

兩岸三地的古龍小說出版者,在校對原則上,大多遵循的是故事的可讀性、流暢性、邏輯性,最缺乏的是對於古龍文字的尊重。很少有出版社會花時間精力去找來早期的版本參校。目前就連版權方提供的文本,都已非復當年原貌。

不僅如此,古龍小說每一次再版,文本都會遭到修改增刪,甚至一些情節都會被改動,離作品原貌已經越來越遠。

還原古龍小說原貌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這件事如果現在不做,以後做起來就會更加困難。

          ×      ×      ×

時間接近二○一六年九月廿一日、古龍先生三十一周年忌辰的時候,修訂了無數遍的《本色古龍》終將塵埃落定了。

這個時候,距離我開始版本研究,已整整十年。

歷史上有無數個十年,一九六七至一九七六年是其中的一個,在這個十年裡,古龍寫出《楚留香》和《陸小鳳》,寫出了《蕭十一郎》和《流星‧蝴蝶‧劍》,寫出了《多情劍客無情劍》和《風雲第一刀》,寫出了《七種武器》和《歡樂英雄》,寫出了《白玉老虎》和《三少爺的劍》。

我呢?我只不過將幾乎所有的古龍小說版本都仔仔細細研究了一遍,寫了這本書而已。

這當然是比都不能比的。

這兩者唯一的共同之處,也許只有兩個字──熱愛。無論要做好做成什麼事,這兩個字都是必不可少的。

《七殺手》的主人公柳長街,是一個武功高強卻默默無聞的小捕快,他說過:「一個人活在世上,做的事若真是他想做的,他豈非就已應該很滿足?」

我喜歡這句話,非常喜歡。


導讀二

名家推薦

溯源探看古龍的靈氣──《本色古龍》非同凡響

著名作家.文化評論家 陳曉林


古龍的作品吸引、鼓舞、振奮了無數讀者。如果說,武俠小說曾經被許多囿於傳統觀念的學院中人或文壇大老視為不登大雅之堂的通俗讀物,那麼,至少金庸和古龍等名家那些膾炙人口的作品,早已打破了人們的刻板印象。那些膾炙人口的作品,不但使得武俠文學的地位大為提高,而且其中若干精華著作儼然已具有經典的地位。金庸作品改編的影視、網遊、動漫在兩岸三地一播再播,文本還進入了大陸高中教材,可謂風靡一時。近年來,古龍作品受大眾矚目和喜愛的程度也與日俱增,同樣開始在影視、網遊、動漫的世界炙手可熱。由於金、古的作品風格迥異,恰可形成交光互映的對照組,倒也為武俠文學的發展平添趣話。

古龍作品的魅力之謎

對金庸作品加以評鑒、詮釋、引申的學者文人不計其數,文獻俱在,早已蔚為大觀。至於古龍,由於英年早逝,生活狀況和經濟條件也不容許他像金庸那樣一再修訂自己的作品,故而一般人對古龍作品雖多會感到不期然的投緣與喜愛,但肯花時間真切地體會箇中的底蘊與深意者,卻未必甚多。事實上,多年來我一直認為古龍作品的魅力儼然是一個待解的謎,值得有心人一層層地去解析。我也相信,隨著所謂高雅文學與通俗文學之界際逐漸消泯的大趨勢,未來一代代喜好古龍小說的有心人仍將對重新審視和破譯這個謎,保持恆久的興趣。

就我自己而言,我覺得古龍小說的藝術魅力之謎,其核心在於他筆下不時流露出來的「靈氣」。古龍的朋友們都知道,他的生活和小說中都充盈著令人怦然心動的血氣與俠氣。旺盛昂揚的血氣,顯然與他那放蕩不羈的浪子行徑、隨處留情的多變心曲、唯美是尚的浪漫事蹟,是息息相關的。而他與生俱來的豪氣,則顯現在他豪爽亢直的性格、以酒會友的熱情,以及迎難而上、寧折不彎的俠義,他之自幼喜讀武俠小說,而終於以武俠創作為平生志業,或即種因於此。然而,能將天賦性情中稟有的血氣與豪氣,透過一枝孜孜寫作的彩筆,轉化並昇華為偌多沁人心脾、豁人耳目的妙句佳篇,則有賴於古龍在藝術表達上的經營。

靈氣四射的古龍手筆

有些喜愛古龍作品的朋友常會說:是不是古龍本人的手筆,一看便知;任何仿冒、代筆之作,均無所遁形。我覺得,這正是因為古龍作品不但造句清麗、詩意盎然,而且往往具有一股只可意會、難以言傳的靈氣拂面而來,令人眼前一亮。

這股靈氣,尤其在成熟時期的古龍作品中,抒寫女性言行舉止時最能看出其妙處。一般評家往往推許他若干名著中所刻畫的男主人公,以為畫龍像龍,唯妙唯肖,其實,如《武林外史》中的朱七七、白飛飛,非但各有曼妙迷人的風姿與性情,而且恰形成鮮明的對比,《蕭十一郎》中的風四娘、沈璧君,《名劍風流》中的林黛羽、朱淚兒,《楚留香》中的蘇蓉蓉、李紅袖、金靈芝、張潔潔,《小李飛刀》中的林詩音、孫小紅、林仙兒,《陸小鳳》中的上官飛燕、薛冰、葉雪,哪一個不是活色生香,宜喜宜嗔?又哪一個不是令人心動神馳,卻又訝然失驚?

倪匡曾贊嘆:「古龍作品的人物,簡直一個個要從書中跳來」,極言古龍作品之生動好看。我則以為,這正是因為古龍作品常有一股靈氣流淌於字裡行間所致。古龍主要代表作中,抒寫男女主角及特定配角、反派要角時往往都展現出靈氣,而男女互動時所折射的靈氣甚至更為輝耀迷人。

求新求變的藝術錘鍊

古龍作品的靈氣,其實是他在藝術追求上千錘百鍊、苦心孤詣的表徵,而不是只憑文學天份即可以信手拈來的收穫。他曾掬誠告示:「作為一個武俠小說的作者,其內心的辛酸苦辣,是很難為人了解的。他得留意選擇自己寫作的故事,既不能流於荒謬,更不能失之枯燥;敘事選擇得要不離主題,人物創造得要極不平凡;寫兒女纏綿之情,唯恐稍帶猥褻;寫英雄白刃之鬥,更恐失之殘暴。」足見他在從事創作的時候,已自覺地警惕到世人對傳統武俠小說有其不易揚棄的成見;但他既以因緣際會,走上了武俠創作的道路,復因內心對俠氣人物與俠義故事的由衷投契,遂有意要為提升武俠小說的文學水準、賦予武俠小說以精神深度而寫作。正是鍥而不捨的錘鍊,使他化腐朽為神奇,讓作品凝聚和煥發出靈氣。

其實,縱使是創作力極其豐沛的文學名家,一般在自己成熟時期風格定型之後,大抵也都只在題材、技法或延伸視域方面尋求更上層樓;然而古龍卻獨樹一幟,他在創作生涯中無休無止的求新求變,明明到了成熟期,他的作品已獲得各方普遍的激賞,來要求簽約以改編為影視的金主絡繹於途,他只消繼續發揮原有幾個系列作品的主旨和人物,即可以在金庸封筆之後穩居武俠文壇第一人,但他完全不以既有的成果為滿足,仍在書房裡苦思如何撇開過往所有的故事情節、表達方式,乃至精神風貌而另闢蹊徑,竟至長夜為之殫心竭慮。也因此,即使對於古龍晚期的作品,各方評價不一,但古龍作品的靈氣一直未嘗消失,則屬顯而易見。

人性深度與俠義精神

技法的精進,內涵的拓深,風格的塑造,境界的提升,評論者若是肯用心解析,在古龍作品的演進過程中是可以相當明晰地勾勒出來的;然而,作品中靈氣的來龍去脈,卻往往有神龍見首不見尾之概。

古龍曾再三強調,經過了多年筆耕,他的作品已在朝著探索人性、挖掘人性的方向堅持行進,而且永遠肯定人性的光輝:「有一點卻是我可以肯定的,在我們這一代的武俠小說中,還是有一種不屈不撓,永不屈服,永不向邪惡低頭的精神存在,而這種精神正是工業社會中最缺少的一種。」這其實就是古龍作品所探尋、所發闡的俠義精神,以現在流行的詞語來表達,亦即「正能量」。

因此,我不免覺得,古龍作品字裡行間所透顯的靈氣,或許就是他的生命體悟、藝術才華、俠義理念融合了這種正能量,所展現出來的文學效應。

作品靈氣是恆久魅力

我曾引述國學大師王國維在其《人間詞話》中評量晚唐著名詞人溫庭筠、韋莊、李後主的一段雋語:「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李重光之詞,神秀也」,來形容古龍作品與其他武俠名家的區別。

「神秀」,其實就是一種精神上、美學上、意念上的恆久魅力。其他名家當然也有清詞麗句的傑作,也有結構奇巧的故事,然而,論及情節、對白和文字間簡直層出不窮、令人悠然心會的靈氣,卻是古龍獨擅勝場的絕活。這或許是出於我對文字異乎尋常的敏感所累積成的一種偏見,但古龍作品對我能形成了重讀多少遍都甘之如飴的魅力,除了風義平生師友間的情誼之外,「古龍靈氣」確是一大原因。

然而,由於古龍當年撰寫和發表他的作品時,絕大多數稿子都是先在報紙或雜誌連載,隨後才由不同的出版社自行結集連載稿付印出書,嗣後又因諸出版社輾轉交替,而因武俠小說只被當作休閒讀物,以致報紙、雜誌編輯在處理時往往漫不經心,出版社人員在編校時更常錯舛叢出,甚至妄行增刪,以致不同讀者所看到不同時期、不同版本的古龍作品,往往出現不同的錯漏或訛誤,令人氣結。

在這種狀況下,古龍的主要作品猶自能讓廣大讀者在閱覽時,自然而然地感受到掩抑不住的靈氣流淌在字裡行間,則其佈局、伏筆、轉折的清暢與奇魅,誠然更值得細細探研。但若不能深究這些作品在古龍撰成稿件、寄出發表時的真貌,或至少最接近真貌的版本,則我們如今討論古龍作品的真諦與靈氣,終不免隔靴搔癢。

十年磨劍,本色古龍

正因如此,當我看到這部《本色古龍》的樣稿時,內心的喜悅委實是難以描述的。

「十年辛苦不尋常」,深具古典文學素養的程維鈞先生由於喜愛古龍作品,不惜花費十年以上時間,窮蒐冥索,旁徵博引,全面還原古龍各部作品的文本原貌,指出各出版社文本上的優劣,並細心考證與解答作品相關的種種疑惑。有了這部《本色古龍》,我確信,關於「古龍靈氣究竟是如何形成的?」這個既抽象、又真切的問題,終於有了一個可以溯源探看的入口。

我素來相信,古龍作品不但是當今武俠小說史上的一個寶藏,也終將是現代中華文學史上的一塊豐碑。未來,一代又一代對俠義精神和文學創作感到興趣的有心人,都會在生命中某個時期展讀某部古龍作品;而在去年流行民歌手兼創作者鮑柏.狄倫(Bob Dylan)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區隔所謂高雅文學與通俗文學的畛域大幅消融的趨勢更加明顯。由於古龍作品無可遮蔽的重要性,未來,一代又一代研究古龍其人其文的學術菁英,均將視程維鈞的這部《本色古龍》為不可繞過的奠基之作。

古龍能有這樣盡心盡力的隔代知音,實也足堪浮一大白了!

發揚俠義精神,推廣古龍文化

「古龍著作管理發展委員會」會長 鄭小龍


古龍,原名熊耀華,祖籍江西南昌,求學時期與家人來到台灣,他是知名的武俠文學家,是電影公司的老闆、編劇、導演,也是電視劇的製作人。當然,對我而言,更是我的父親。

我是鄭小龍,古龍的長子,一九六七年出生於台北縣瑞芳鎮,我出生前後的那段日子,也是父親創作力最旺盛,並與文壇雅士們相處最頻繁的時期,《絕代雙驕》、《楚留香傳奇》、《多情劍客無情劍》、《蕭十一郎》、《流星.蝴蝶.劍》等等中後期名作,就是在那段期間完成的。

先父江湖性格濃厚,仗義,愛酒,眾人皆知,正因這樣的性格才能創造出這麼多的武俠文學;但也因這樣的性格,他不夠愛惜身體,以致不幸英年早逝,得年四十七歲。

父親過世後,當時在作品的版權問題上,家族間及與一些版權持有者間發生過些許不同意見。自己雖是長子,但年少時期對父親的作品並無太多涉獵與想法。而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意識到必須承擔的責任,所以需要將父親的作品做更有效的整合及發揚,讓所有作品都能通過正式、合法的授權重現於世,也讓相關的改編作品,如影視、動漫、電玩等都能再度與大眾接觸,從而推廣「古龍武俠文化」。

在這樣的信念驅動下,我們於二○○六年成立了「古龍著作管理發展委員會」,委員會成員涵蓋了古龍家族所有的親人,目前由我擔任會長,並請父親生前好友、風雲時代出版社社長陳曉林老師協助處理相關出版事宜。委員會成立的意義,是要釐清父親所有的版權,並通過古龍著作的進一步推廣,讓武俠精神能持續發揚光大。

經過多年的努力,委員會現已整合並收歸絕大多數古龍作品的版權,透過合理、公平與理智的處理,讓所有親人能獲得父親的庇蔭,相信父親如能看到這樣,必然當是欣慰的。

人生很多事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所謂「子不言父過」。無論所有讀者心目中的古龍是「大俠」也好,是「浪子」也罷,都希望讀者能以開闊的胸襟、正面樂觀的態度來看待古龍的生平,將主要的精力放在研究他的作品和求新求變的創作歷程上。

最後,謝謝程維鈞先生對於父親作品的熱愛,程先生不惜花費十餘年的心血,潛心研究家父作品並完成《本色古龍》這本大作,默默付出不求回報,這樣的「俠義精神」令人深感敬佩。大作通過還原家父各部作品的文本原貌、指出各出版社文本上的優劣、考證解答與作品相關的疑惑,讓海內外所有古龍的支持與愛護者,能夠對其作品有更深一層的認識。畢竟,忠於原著的古龍作品,才是推廣「古龍武俠文化」的基礎。當然,我們也會繼續努力,將父親的作品更完美的呈現在各位的面前。

(鄭小龍,古龍長子,「古龍著作管理發展委員會」會長,連續五屆參加世界警消柔道大賽並四次奪冠,柔道六段,曾任馬英九先生隨扈,現為警察專科學校專任柔道教官)

漫道學人多讜論,且看豪傑出民間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 林保淳


投身入武俠小說研究,細細數來,也有二十五個年頭了。儘管我仍舊一本初衷,「隻眼獨具」地認定武俠小說及武俠研究的意義與價值,且孜孜矻矻地戮力墾闢這一塊荒蕪已久的苗圃,也為其間辛勤耕耘後繽紛綻放的若干美麗的花朵而私心竊喜著;但我深心裡卻始終覺得是孤獨而寂寞的,頗有幾分黃霑詞、顧嘉煇曲、鄭少秋唱的《楚留香》主題曲中,「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蒼涼與悲壯。

想當初,燕太子丹為荊軻在易水設宴餞行,滿座衣冠似雪,白衣相送,任誰也知道,荊軻所將踏上的,是一條永遠的不歸之路,易水風蕭浪寒,關中路迢道遠,一卷地圖,一柄匕首,一顆頭顱,所可惜的是,隨行者竟只有一個無膽無識的秦舞陽!孤獨是蒼涼的,寂寞也往往顯得悲壯,但荊軻不會回首,也無須回首,因為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他的宿命。

在研究武俠二十五個年頭後,我越發清楚地知道這是我的必歸之處,只是踽踽獨行,缺乏志同道合者相伴相攜,風雪寂寥,四顧茫茫,無論是台灣或是大陸,學界玩票、歌德者多,而肯實心任事者寥寥可數,是最大的憾事。

這幾年來,有機緣與有別於刻板學界的熱衷於武俠文化者相聚相會,才赫然發現,原來草莽中自有豪傑,而有心有力者,民間正不乏人。這使得我一如《莊子》書中曠居幽谷的野人般,聞跫音而欣喜雀躍,津門談藝、杭州論劍、香江壯遊,幾次聚會,聆聞高見,拜讀大文,更為其間洋溢著的無比武俠熱情而感動,這是我參與十數次的學院武俠會議中無法感受到的。

明末曹學佺有聯語,「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其實,屠狗輩未必實指屠狗宰牛的人,而是指不會像讀書人拘牽於名份、地位,因而循循縮縮,明知其可為應為而不敢奮力一擲,死生以之的一般平凡人。

這群平凡人,大抵在社會上各有其不同職分,各安於士農工商百業,所不同的是,他們向慕俠客風範,且願意為他們所仰望的俠客精神黽勉而為──當然,這多半是受到他們自幼至長所喜聞樂讀的武俠小說濡染而得。武俠小說中的俠客,仗義而行,意氣激蕩,傾蓋可以訂交,杯酒足以盡歡,不必劍氣崢嶸,卻是書香蘊藉,這是當代的俠情,也是他平凡中的不凡之處。

相較於保守拘謹的學者,他們可能弱於深層的推理與宏觀的分析,但不賣弄理論書袋,以樸實穩當見功夫,廣閱叢書,剖析毫芒,卻又是一般執定一書,便縱橫讜論,炎炎詹詹者所不能及,尤其是,方今學界以論文數量為考量,發文為論,多半以升等、考評為念,平心而論,冷靜有餘而熱情不足,而這群平凡人,無一人具有學界背景,自無如許的負擔與壓力,反而全部由一股無以名之的熱情所驅動,不計毀譽,不懼譏嘲,廣蒐博覽,只願俠稗能流傳百世;研墨拈筆,但求立說可告慰平生。而其敘論之精嚴,論證之詳確,相較於學者,亦不遑多讓。

我始終認為,這群平凡的人,雖無顯赫的學歷,但卻對他們所心儀的武俠說部研究紮下了深穩的根基,其功可媲美於清代考據學的學者,程維鈞的《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就是具有代表性的一部著作。

維鈞是我去年在杭州與俠友聚會時認識的,但他的筆名「讓你飛」我則聞名已久,也讀過他幾篇有關古龍武俠小說考訂的文章,頗覺獲益良多。但始終不知他對古龍武俠小說下工夫之久、用心力之勤、蒐版本之廣,以及討論之如此全面。

維鈞生平酷愛文學,尤其鍾情於詩詞與小說。他的古典詩歌,韻味深長,不輸時下的老師宿儒;而小說創作與評論,則屢獲佳評與獎項。與古龍結緣,當在他年輕的那段歲月,而自二○○五年始,他開始於閒暇之餘,悉心探究古龍小說的版本問題,在「古龍武俠論壇」中嶄露頭角,一鳴驚人。十多年來,涓滴匯成巨流,終於統整出這部大作,這對古龍,乃至於武俠小說的研究,都可以說是破天荒的一次嘗試,相信是絕對有功於士林及武林的。

研究武俠小說,最大的困擾及難度,來自於武俠作品的考訂,關鍵原因在於在一九八○年之前,社會對於武俠的評價不高,從作者到出版社,斷稿代筆、狗尾續貂、魚目混珠、改頭換面、肆意刪節、校勘粗糙等弊端,不勝枚舉,就連一直致力於「求新求變求突破」的新派泰斗古龍,這些問題也在所難免。

當古龍作品歷經時間考驗,成為文學經典之後,愈來愈多的學者和讀者,在評價其藝術價值的同時,亦開始對其作品的版本差異、文本原貌、代筆部分等進行更深層次的探求,但屢屢受到上述問題的影響而舉步維艱。

二○○五年,葉洪生先生與我合著的《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面對這些困難,雖曾力圖解決,但是,我們手頭的原始資料有限,始終未能詳加析辨,因此,很多懸而未決的問題,只能暫時羅列俗說,聊備一格,擬留待修訂本出版後,再據實改訂。

維鈞這本《本色古龍》,引據了我們當初無法得見的台灣、香港、大陸,乃至東南亞地區的版本,包括連載於報紙、雜誌的刊本,各不同出版社出的原刊本、修訂本、再版本等,考鏡其源流,說明其異同,揭示其原貌,並據此向讀者推介了其中最佳的版本,對代筆作品亦作了嚴謹的考證,既翔實又豐富,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一部著作。

本書中精到的評介不可勝數,聊舉古龍一書為例。有關《絕代雙驕》的內容,龔鵬程在其講座《司馬翎──武俠小說的現代化歷程》中,就曾提到過他採訪古龍時,古龍親口向他說了其中有部分是有人代筆,後來古龍將代筆部分用一個「夢」解決的事;時隔多年後,華志中所拍攝的《向大師致意──古龍》紀錄片中,則是倪匡現身說法,證實了此事。但多數的讀者,除非擁有當時倪匡所主編的《武俠與歷史》雜誌,否則是完全無法得知此事經緯的。維鈞參照了春秋、武藝、桂冠等刊本,與前二版本互考,並參照了網路俠友于鵬、顧臻的考訂,對此事及倪匡代筆的部分(數萬字)一舉廓清,同時也將桂冠本大幅刪節的問題披露無遺,從中不但可以看出維鈞考據工夫的細密與謹慎,更無形中透露出民間研究者豐沛的研究潛力,以及他們絕不秘技自珍,願意與俠友分甘同味的俠客精神。因為,維鈞不過是名普通的上班族,是絕對沒有如此豐厚的經濟能力,足以蒐購到如是之多的小說版本資料的,這些難得珍貴的資料,多是民間俠友慷慨無私的提供,相較於學界的褊狹心態,無疑更令人傾倒。

《本色古龍》中的許多論見,都是我相當肯定、贊同的,因為既能振葉以尋根,又能觀瀾而索源,有本有據,要讓人不信服都很困難。其中雖有少部分的論斷,與我個人意見頗為相左,如對於《劍神一笑》此書,究竟可否納入古龍真品,我是持較保守的看法的,但這點相左,正不妨各是其是,畢竟,學術探討,本就應有容納百川的開放態度,如此才能有更精彩迭現的新見出現。

總而言之,《本色古龍》的寫作與出版,實在是值得喝采的一次壯舉。而我,得有機緣能為此書作序,當然也附驥尾而有榮焉。

(林保淳,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中華武俠文學學會會長,曾與葉洪生先生合著《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


導讀三

精采試閱

書名:【蒼穹神劍】

古龍武俠小說處女作,講述熊倜苦練「蒼穹十三式」為父報仇,並與仇人義女夏芸相愛的故事。

從《蒼穹神劍》開始,古龍的創作進入早期,即試筆期。這個時期的作品無論結構、人物、情節和武打套路均未脫傳統武俠小說的窠臼,但語言的書卷味和文藝腔十足,從中可看出古龍具備了一定的文學素養。

原貌探究

一、關於代筆


二○一二年,《十二長虹》書影現身網路,該書一九六一年一月由第一書社出版,作者正陽,書前有一則啟事(標點為後加):

古龍先生為本社撰寫之《蒼穹神劍》,至第七集因事冗未克執筆,由本社促請正陽先生續寫第八至第十四集暫告一段落。現經本社敦促正陽先生就《蒼穹神劍》一書原有人物精心別撰《十二長虹》一書,格調新穎,情節離奇,而寫情處尤擅纏綿悱惻之致,今《十二長虹》出版伊始,特為讀者鄭重介紹。第一書社敬啟

此為《蒼穹神劍》代筆(合著)的實證。古龍於《新歲獻辭》一文(一九六一年二月,《飄香劍雨》第六冊)中提到「蒼穹有七」,進一步佐證了古龍只寫了前七冊。但由於《蒼穹神劍》原刊本至今未見真身,筆者手頭的第一本乃一九七七年二月重印本,由萬盛經銷,共十八冊,均署名古龍,章數亦為四十章,可見重印時拆分成十八冊的可能性較大。那麼問題來了,正陽到底是從哪一章開始代筆的呢?

以筆者之見,全書行文至第廿六章(重印本誤標了兩次)中段,夏芸中陰煞掌重傷,熊倜為其按摩療傷,但無法治癒,為此熊倜欲送她回落日馬場休養,之後應由正陽代筆續完。雖然古龍早期作品風格不明顯,但也有其特有的書卷味和文藝腔,而廿六章以後文筆迥異,語句粗糙,熊倜和夏芸對話頻繁用「倜!」「芸!」相稱(廿六章前古龍從不如此稱呼)。至於廿六章之前是否也有代筆成分,筆者不能肯定,只能等原刊本現身後方能定論。

二、經比對,第一本與漢麟本的文本面貌存在巨大差異。

1 漢麟本存在大幅刪節和改寫。


● 第一本行文至第廿六章中段,即疑似代筆起點處,對應漢麟本則為末章近結尾處,正是兩本情節分野處。

第一本餘下近十五章的情節為:熊倜在護送夏芸回家途中,貫日劍失竊,並遇銀杖婆婆授調治夏芸傷勢之法,夏芸身體日漸復原。寶劍白馬亦失而復得。兩人北上太行山,遇仇不可等天陰教徒,引發惡鬥,熊倜大破八卦遊魂陣,夜探龍鳳峪,與已投奔在天陰教下的薩天驥交手,將其殺死,熊夏二人由此反目。

熊倜在找尋秋雯師徒時,結識俠女青魄仙子,幫助熊倜從天陰教手中救出東方瑛和因愛慕尚未明而背叛天陰教的朱歡,並救出秋雯師徒和尚未明。

之後,峨眉山之行,熊倜奪回倚天劍,交回恩師毒心神魔手中。完成最後一樁身外事後,熊倜萬念俱灰,別無牽掛,在終南山子午谷中,欲拔劍自刎在夏芸面前。

上述十餘萬字情節,漢麟本悉數砍去,並篡改成數百字的結尾:熊倜在護送夏芸回家途中,巧遇仇家薩天驥,並得知夏芸為薩天驥之義女。熊倜與其決一死戰時,卻誤殺夏芸。最後熊倜以身殉情。

兩本結尾文字:

熊倜已陡然拔出倚天劍,他積蘊已久的悲憤沉鬱的心情,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動,以豪放的笑聲語調說:

「芸,你不肯動手,我來履行我的諾言吧!」

他猛然橫劍向他自己咽喉刎去,青魄仙子極神速的一掌,向他臂腕上推出一股勁力!熊倜的手臂顫抖了一下。

鮮血自熊倜的胸前激射而出,這少年全身抽搐?,徐徐倒在地上了!

伴以三聲驚呼,少女伏在熊倜的身上,哀哀悲號起來!

哭聲震動了山谷,佐以塞外愚夫的兩聲長嘆!

蒼穹神劍的唯一傳人──熊倜,就此死在他的愛侶──夏芸的面前麼?造物者不應安排這樣悲慘的結局吧!

天地含悲,風雲變色,似乎子午谷中,被一層悽悽慘慘的陰霾愁氛所籠罩,而杲杲的紅日,卻正送來無限的光明!         

──第一本

夏芸已經死了,江湖還有何歡樂?

他淒然一笑,抬頭望天,天色忽然轉晴,露出一抹藍色。

大地又復甦了,然而,對他來說,並不代表任何意義。

於是──

他縱身一跳,跳入夏芸左邊的墳坑內。

他拿起貫日劍,向自己脖子上一抹──

在雨後新霽湛藍天空下,兩個新墳默默堆在大地上,新墳中間,刻?兩行字:

亡妻芸

亡夫倜 之墓

──漢麟本

可見,第一本正陽所寫結尾只是說熊倜胸部受傷,並未說其必死(據《十二長虹》,熊倜確實未死)。而漢麟本不但寫死了熊倜,連愛侶夏芸也一同陪了葬。當然,漢麟本的做法也佐證了筆者第廿六章之後代筆的觀點。

● 漢麟本將代筆篇章一刀斬去並改寫結尾,尚可理解,或許本就得到了古龍的許可。但對廿六章之前的古龍親筆文字,漢麟本也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刪改,有刪幾個字的,有刪幾句話的,甚至有一下子刪除幾百上千字的,這就讓人大感意外了。例:

秦淮河花舫笙歌,聚六朝金粉,此時已是子夜,但尋歡逐樂的公子闊少仍未散盡,熊倜走到河邊,看見畫舫如雲,燈火通明,他年紀太小,自是不知這是何等所在,心中暗忖道:「這些一定是富豪人家的遊船,記得以前我家也有的。」轉念又想道:「我家以前有許多書僮,年紀也都和我差不多大,我不如到上面去求求他們,也許他們會收留我。」

熊倜向前走了一陣,看到每隻船上都掛?塊牌子,上面寫?名字,有些船燈火仍亮,裡面有喧笑之聲,有些船卻已熄了燈火,他又覺膽怯起來,不知上那條船好,走了一會,他看見有一隻船停在較遠之處,不像別的船那樣一隻連著一隻,而且燈火仍然亮?,他就走了過去。

底線部分(熊倜的心理描寫)被漢麟本刪除。在古龍後期的成熟佳作裡,我們幾乎看不到直接描寫心理的文字,人物的心理完全通過語言神態動作表現。但《蒼穹神劍》是古龍的早期作品,這些心理描寫又是契合其早期文風的。從早期到後期,我們可以看出古龍文風從生澀到成熟的漸變過程,這是一個作家必經的歷程。漢麟本如此大幅刪改,若不對其揭露糾正,將會給後世的古龍研究帶來偏差。

又如第一本第七章結尾處(漢麟本第四章結尾處),飄然老人取得成形首烏後,帶熊倜離開,第八章講述飄然老人將熊倜帶至一個崖洞,傳授其絕世武功,四年內未出洞半步,其中穿插了若馨、若蘭被煙花客蹂躪的不幸遭遇。這章內容被漢麟本完全捨棄,只在第五章用「熊倜跟著飄然老人,隱居在泰山,已經苦練了四年的武功」、「朱若馨早就受不了煙花客的摧殘,自殺而死」兩句話敷衍過去,而在原作中,若馨根本就沒死,是後來見到熊倜後,感覺愧對熊倜才自盡的。

2 第一本共四十回(章),典型的舊式對仗標題,例:

第一回 柳絲翠直 秣陵春歸雙劍

    梅萼粉褪 禁苑寒透孤鴻

第二回 劍影鞭絲 蒼星銀月殞落

    風住塵香 孤鴻落花飄零

第三回 金粉笙歌 多少酸辛往事

    淡煙橫素 幾許別離情緒 ……

古龍親筆部分分章大多處於情節或時空轉換之際。例:

想到這裡,戴夢垚不禁長歎了口氣,仰首望天,只是東方漸白,已近黎明,於是他回顧正在趕?車的陸飛白,歎道:「噯!總算又是一天。」

第二回 劍影鞭絲 蒼星銀月殞落

    風住塵香 孤鴻落花飄零

車進太平門,只見金陵舊都,氣勢果是不凡,時方浸晨,街道上已是熱鬧非常……

漢麟本大幅刪改後,將全書重劃為十章,第一本的兩章大約是漢麟本的一章,但從中段被大幅刪改後,已無法對應。另撰四字或五字標題,如「星月雙劍」「勤修苦練」「愛情的幼苗」「英雄識英雄」,分章亦大多處於情節或時空轉換之際。該本僅見幾個情節分隔符號,應為修訂時添加。

收藏推薦

作為古龍的武俠小說處女作,《蒼穹神劍》有著舉足輕重的研究意義。漢麟本除將代筆部分捨棄、篡改結尾之外,對古龍親筆部分也進行了大肆刪改,與原刊本面貌大相徑庭。原刊本(包括重印本和翻印本)極其罕有,一般讀者難窺原貌。而今傳本大多承自漢麟本,讓不明就裡的讀者認為古龍的處女作原貌即是如此,實乃漢麟之過也。

釋疑解惑

問:處女作對作家而言至關重要,為何古龍在處女作中就出現代筆?

答:眾所周知,古龍創作武俠小說最初的動機是糊口。為了多賺錢,改善物質生活,加上才思敏捷,下筆快速,古龍在一九六○年至一九六二年之間開稿高達十四部。但畢竟精力有限,四處開花難免照應不全,這十四部作品中,除《蒼穹神劍》之外,《劍毒梅香》、《殘金缺玉》、《劍氣書香》、《飄香劍雨》、《劍客行》、《護花鈴》均有代筆或草草收尾的情況,比例高達一半。

古龍在《不唱悲歌》一文中如是寫道:

那時我才十八九歲,寫的第一本小說叫「蒼穹神劍」。 

那是本破書,內容支離破碎,寫得殘缺不全,因為那時候我並沒有把這件事當做一件正事。

如果連寫作的人自己都不重視自己的作品,還有誰會重視它?

因古龍寫稿屢屢半途而廢,一度被眾出版社封殺,到了一九六三年,只有真善美一家在陸續出版他的小說。寶劍有雙鋒,這也使得古龍一改過去粗製濫造、多多益善的寫作陋習,精心構思,全力以赴,終於走上正軌,寫出了《情人箭》《大旗英雄傳》《浣花洗劍錄》等中期名作。